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七十八)  

2014-03-29 11:09:35|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两个形容词多么的恰如其分!时间、人生像射出去的箭一样再不回头;世上的每个人都跟着太阳和月亮像织布机的梭头一样不停地往复奔忙着。这就是人间!
   像织布梭一样忙碌的尉中跟着时间到了一九七五年九月十六日的深夜,正当他的大脑游弋在熟睡中的梦境里、在梦中一群恶狗围着他呲牙咧嘴地狂吠乱叫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和急促地敲门声把他惊醒。在如火如荼地反击右倾翻案风的热潮中,害怕恶狗咬人的尉中边答应着边问了一句:“你们是谁?”尉中听到了指导员的声音:“是我。穿好衣服快开门,找你有急事!”
   尉中不敢怠慢急忙点亮油灯穿好衣服拉开房门,只见指导员身后跟着几个戴着红袖标揹着自动步枪的彪形大汉涌进门来,尉中感到大事不好,同时在想今天的梦咋就这么灵验?这么快恶狗就上了门?几个人进得房来,眼光像饿狼搜索猎物一样射向了房间的各个角落;满脸严肃的指导员发出了严重的指令:“把你母亲叫起来,穿好衣服跟我们走一趟!”说完一群人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指导员又沉沉地说:“快点,穿好衣服带上被子洗脸工具,我们在门口等着!”
   犹如五雷轰顶的尉中,浑身颤抖起来;“完了,他们可能要把母亲作为‘逃亡地主’抓起来了!”(尉中的母亲投奔儿子的作为,在万恶的旧社会充其量就是非常正常的投亲度饥荒!)看来母亲要大祸临头了!尉中心情颓唐地坐在了椅子上。母亲在默无声息、哆哆嗦嗦地穿着衣服;金嫣说:“事到临头就这样吧,先跟他们走,明天看情况再说。”
   万般无奈的尉中收拾停当扶着母亲走出了门外;早已等在门外揹着自动步枪的几个彪形大汉两人接过行囊,两人挟持着老太太快步离去;裹着小脚的尉中的母亲被壮汉挟持着,强忍着卷曲在脚底板下的脚趾的剧烈疼痛也不敢声张,只得跌跌撞撞地小跑着前进,紧咬着掉光了牙齿的牙床板,额头上浸出了豆大的汗珠。尉中也要跟着一同前往,遭到站在路口手里提着手枪的人恶语断喝,不得已停下了脚步。临了指导员告知从明天起一天三顿饭都要送到值班民兵连,所谓的值班民兵连就是脱产的专职民兵,名义上说是对外防修实际上就是个镇压工具!失魂落魄的尉中回到了灯光昏暗的房内,瘫软地坐在了地上,呆滞的目光定定地看着黑暗的角落;任凭金嫣一再的劝慰,尉中始终呆坐在那里! 
   事情要回到一九七二年。在尉中的老家,孤苦伶仃、裹着小脚失去劳动能力的尉中的母亲在衣食无着的极端困苦中挣扎着;后经良心犹在本家族的一位大队干部的默许到了新疆。母亲的到来免去了尉中终年的牵肠挂肚,享受着家人团聚的天伦之乐,满指望时局能宽容一点,让风烛残年饱经风雨摧残的母亲能安度晚年;谁知道那个要把所谓‘圣定’的‘贱民’赶尽杀绝的世道,又把利刃架在了尉中和母亲的脖子上!
   富贵不骄奢、贫穷不辱志的尉中的母亲是一位农村中典型富裕乡绅家庭中虽没有读过书、但家教很好的勤俭善良极会抄持家务的标致女人;烹炒煎炸、面食小点、腌腊食品制作样样精通,尤其女工针线极好;有尊严时相夫教子头头是道;没有尊严、没有人格、穷困撩倒时只要体力允许家人的衣服再旧也要洗的干干净净,衣服再破也要补得整整齐齐,穿出去总要像模像样;尤其是小孩子的衣服破了,就用各色各样的补丁把破衣缝补得色彩斑斓更加艳丽;若有闲暇还时常帮左邻做衣、帮右舍做鞋,左邻右舍都非常羡慕。可是,当革命肆无忌惮地亢奋起来把人不当人的时候,这一切都成了罪恶!文革中不但要负担那些在大跃进中的六零年、被饿死的所谓的贫下中农们留下的孤儿们的一年四季的单、棉衣服鞋、袜外;一些大无畏的革命者还强令尉中的母亲为他们做了无数的衣服、鞋子;(按他们的说法就是‘地主婆子’做的衣服鞋子四致恬净。)白天要下地干活挣口粮,只能夜晚在豆大的煤油灯下赶活计,生生地瞅坏了眼睛!革命者们谓之为向革命赎罪!啊!一帮多么的‘正人君子’的人,剥夺他人的自由,剥削他人的劳动,还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
   东方发白了,苦熬了一夜的尉中,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饭要给母亲送去,金嫣说:“我去吧。你的身份不好,近两年个性强脾气又差,到那里别又生个事故出来。”尉中只得作罢。金嫣骑着自行车带着饭菜匆忙上了路。金嫣送饭回来告诉尉中,母亲和六七个老头老太关在一间小房子里,只能吃饭不能和家人答话;母亲吃饭的时候金嫣去问了监管者:“为什么把几个老头老太关在这里?”答曰:“这是阶级斗争、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需要,这是对‘牛鬼蛇神’的专政!不要乱打听,乱打听对你们没有好处。”金嫣据理力争说:“她在土改时并没有定为地主分子,你们不能这样。”答曰:“这是无产阶级专政,这是革命,你懂不懂?”言外之意就是说他们想如何就如何!真正的做到了,国家者他们的国家,社会者他们的社会,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就那样金嫣骑着自行车每天给尉中的母亲送饭送水。

   打油一首为证
          古有石夜捉叟*,   革命子夜拘老妪;阶级斗争抽邪筋,扯着大旗折腾你!        

*壕===石壕吏。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