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七十七)  

2014-03-28 14:14:02|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才被吓跑的几只麻鸭又游了回来,在渔网的左右拍打着翅膀,嘎嘎地叫着时而追逐嬉戏,时而高翘着屁股把头探到水下觅食,在水面上激起了道道波纹、层层涟漪。麻鸭们蹭掉的弯曲成九十度的羽毛,像一艘艘张起风帆的精巧的小船在水面上随着涟漪飘摇起伏、滑来滑去,倒也显得阿娜多姿。
  尉中突然想到这是谁家的鸭子,咋跑这么远来打野食?一共八只,起码是三家的(因为一家只准喂三只),打野食的鸭蛋肯定好吃,心里想着好吃的鸭蛋,由不得嘴里浸满了口水。
   就在尉中x条条地站在小柳树的阴影下想着鸭蛋的美味时,嬉戏的麻鸭们闹的更欢了;尉中害怕恶闹的麻鸭惊吓走了临近渔网的鲤鱼们,他转身从土崖壁上抠下几块硬土块向鸭群投去,同时嘴里嗷嗷地叫着,吓得鸭群们用翅膀拍打着水面仓皇地逃向了别处。没有了鸭群的嬉闹,周围安静了下来,水上的涟漪也静静地退去,只留下那些小船似的鸭毛们还在水面上摇来摇去,偶尔一阵微风吹来,它们就欢快地滑向前去。
   水面上没有了涟漪,对岸钻天杨树映在水里的影子也清晰了许多;赤x的尉中聆听着周围的宁静,欣赏着水中长长短短的倒影,把暑热忘到了一边。正当尉中享受着这无声的一切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踩踏着杂草的脚步声,并有细碎的土块从土崖上掉下,他急忙回头查看,只见头戴草帽挺着性感身躯的璞玉微笑着站在身后的土崖上,像飘然而至的仙女一样居高临下地向自己张望着;吓得尉中双手捂着羞耻背对着她蹲了下去,妄图躲过璞玉的目光。
   “躲什么躲。老子看你半天了,你才知道,再躲也晚了!”站在土崖边上的璞玉用甜美的吴侬软语爆着粗口不卑不亢地说。尉中心里一惊,这个回头率很高的女人今天到底是怎么啦?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呀!
    失魂落魄的尉中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地慢慢地站起了xx的躯体,还没有站直身子自己发现了不对又马上蹲了下去;
   “还蹲什么蹲,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可怕的。”马上又传来了那个不卑不亢的女声;尉中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逮了几条鱼?”
   “一条。”尉中嗫嘘地答着。
   “什么鱼?”
   “鲤鱼。”尉中如实地答应着。
   “送给我行不行?让咱也尝尝鲜。”
   “当然行啦。”尉中麻溜地答着。
   “拿给我看看不行吗?”
   “那咋不行。”尉中急忙走到水边解下栓鱼的芨芨草,刚刚把鲤鱼提出水面,湿滑的泥岸把他滑到了水中,他急忙抓住岸边的水草站了起来,用手抹去脸上的水流,正面对着璞玉说:“喏,就在这里。我再把它栓结实一点,先把它放在这里,你下班的时候拿走就行了。”璞玉看到一尺多长、鳞片闪着耀眼的金色的荧光、甩动着彤红尾巴的鲤鱼,脸上闪着甜美地笑;接着又说:“你都滑到水里了,等一会如果我也滑到水里又没人拉一把还不得淹死。淹死了我你负责?”说完撅着嘴巴审视着尉中。尉中想想也的确是个问题,随即问道:“那怎么办?”
   “怎么办?你给我拿上来。”璞玉回答得很干脆。
   “就这样?”尉中弓着腰指了指自己xxxx的身子又说“我的衣服都在对岸呢 。”
   “一个大男人家有什么好怕的?我都看你半天了。大中午的谁来看你?”璞玉把话说得干净利落。
   “就这样?”尉中像个无助的羔羊怯怯地说完,还是不敢直起腰来。
   “大中午的谁来看你,有什么好怕的?一个男大人,想叫人家看都没人来看呐,又不是林黛玉还遮遮掩掩的!快点拿上来吧。”璞玉催促着。
   尉中不知是因为受到美丽的震慑,还是雄性服帖于雌性那天性的遗传,也顺着璞玉的说法想了下去,对呀,炎热的中午大家都在午休,都梦想着成天不上班呢。现在没到上班的时间,谁到这旷野里来瞎转悠。于是提着鲤鱼爬到了岸上,把鲤鱼递到璞玉的手里,璞玉左手接过鲤鱼右手递过铁锹,看着x身的尉中指着地头的水渠说:“在那水渠旁挖个坑放满水把鱼养在里面,不然的话这么大的太阳一会就把鱼晒死了。”
    一丝不挂的尉中不敢讲一句话,只是低着头默默地听着美女的指挥挖着土坑。
    就在尉中弯腰挖坑的时候,璞玉那光芒涌射的双眼像捕食的老虎审视它的猎物一样在尉中的x体上来回扫描了好几遍,发现眼前这个早先被人称为‘秀气鬼’的男人还真的如此这般可爱!后来她把目光锁定在了那个随着干活的躯体来回晃动的物件上,虽然尉中那涨得彤红的脸不敢朝向自己,可那个来回摇晃的东西随着不停的晃荡却渐渐地挺直了腰杆,一下一下
地耸动着。对于眼前的这一切,在她那定定的眼神后面不知她想了些什么。

   一个如花似玉、性感十足的靓女近在咫尺地审视着自己,心里毛毛的让人有说不清的味道,尉中努力地压抑着野性的冲动,想尽快把那个土坑挖好;可是随着身体的发热,那个晃来晃去的东西实在有点抑制不住,慢慢地亢奋起来;尉中认为它的不规矩使自己丢了丑,始终弓着腰尽力地控制着掩饰着兴奋,拼全力地挥着锹,土坑很快挖好并放满了水。尉中半直起腰来,从璞玉手里接过鲤鱼放进水坑,蹲下身去把栓鱼的芨芨草绑在水坑边的玉米杆上,以防鲤鱼逃脱,做好这一切抬起头来向着璞玉征询似地说:“这样可以了吧?”

    璞玉点了点头,同时又下意识地把尉中的    体审视了一遍;再一次地审视,一股异样的感觉随着热血充斥全身,使人不能自持;只觉得思绪固化双眼迷离,在她迷离的目光中仿佛觉得世间的一切都凝固了,那迷离的目光看不清除了尉中之外的一切任何物体,耳朵听不见除了尉中喘息声之外的任何声音,鼻孔里嗅不到除了尉中体香之外的任何气息,诺大的天与地的空间好似专为他二人所设。

   璞玉低下头耷拉着眼皮眯着双眼,等待着她想象中的事情赶快发生。
   这时的尉中已经不能自己了,他蹲在地下怯怯地看着脸蛋泛着潮红低头眯眼看着自己绞弄衣角的芊芊细指、两道蛾眉轻轻耸动着的璞玉,颤着嘴唇嗫嚅地说:“我------”,“我”字只吐出了半声,下面的话由于时代锻造的怯懦到底没有说出声来。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尉中恍惚间看到随自己在疾风骤雨中一路走来的金嫣笑容可掬地站在面前爽声喊着自己的名字问道:“尉中,你想做么事?”
   这一声无声的呼喊惊醒了思绪游离的尉中,他猛地站起身来,带着那个高昂的头颅
几个箭步跳下土涯,一个纵身没进了水中。

   重物冲击水面发出“咚”的一声响,吓得璞玉睁大双眼察看,却发现不见了尉中的身影,只见水面上几个大大的弧形的波痕扩散开去;见此,她挺起高耸的胸脯拼尽全力发出一声怒吼!胸脯地巨烈起伏使汗水瞬时从额头上手心里浸了出来。
   当尉中从水里探出头来还没来得及抹去脸上的水流的时候,从身后的土崖上传来了尖利的吼叫与怒骂:“尉中,你个猪!你个大蠢猪!”
   尉中匆忙收起渔网,带着满身的水流、满脚的泥水穿上了衣服、鞋子,落荒逃去!大蠢猪那悠长的余音久久缭绕在他的耳际!

   打油一首为证
       金色鲤鱼撞上网,璞玉索要尉中让,x体挖坑遁水去,怒骂蠢猪余音长!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