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七十六)  

2014-03-27 14:17:13|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在丽人的身后,尉中小步前行;东拉西扯着闲话走了一段路的璞玉突然说道:“我们家那个不是个东西,不是个男人,我要和她离婚。”声音不大却说得很坚决。尉中愕然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结婚有几年?”璞玉反问了一句接着说:“我们结婚比你早一年多,你都两个孩子了,可我们还啥也不啥呢;明明不是老娘的事,可他偏偏怪我,怪我这怪我那的;要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废物一个。非离婚不可!”看样子真是有了点问题,愤愤地连粗话都用上了。
   平时没有太多注意的尉中恍然大悟;是的,她们已经结婚四年多了,这四年多来璞玉的肚子没有一丁点的动静,虽然隔着长衣套着长裤,那没有改变一星半点的体型,还是那么的招人回头;坊间传说她的丈夫有点子不行,究竟不行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大家只是传说谁也不敢深究;能见到的就是两人过得不太和谐,总是形单影只的出现在公共场所。
    “夫妻多年了,多少都有点感情吧,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提离婚的事,离婚多不好;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到医院找医生好好的检查一下,认真地吃点药,有些病是可以治好的。”
    “谁知道能不能治好?”
    “能!不是听说有人吃中药都治好了吗。”尉中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却坚定地说。
    “能个屁!他也没少吃药,就是不见效。”璞玉始终撅着她那让尉中看来非常好看的嘴巴。沉默中的尉中却实再也想不起回答璞玉的话来。好在兴致挺浓的璞玉话题一转又说:“你们家的孩子胖吧?”
    “生下来胖呢。就是缺奶。”
    “又白又胖呗?”
    “是的。”
    “女孩是吧?像她妈还是像你?” 
    “那么小我也看不出来像谁,反正蛮白的。”憨憨的尉中答不上来。
    “像谁都漂亮,看你们两口子就知道了。”
   尉中笑了笑没置可否。
   他们继续在左弯右绕的小路上说着一些琐事前行着,璞玉的脸庞上渐渐的有了笑容,可是嘴里还是漫不经心地说着离婚的事;尉中看到她的思绪有了转变就说:“离婚不是小事,不要轻易说出口。”璞玉放慢了脚步,回过脸来说:“就是要离婚。”说完抿嘴笑看着尉中;尉中知道她的所谓离婚只是个玩笑,于是,也开玩笑地说:“行,你离吧,离了我要你。”
    “你要我,你老婆怎么办?”璞玉说完看着尉中,两眼瞪得老大。
    “两个我都要。”尉中咧着嘴巴调侃的笑着。
    “你想的美!”璞玉撇着嘴瞪了尉中一眼。
    尉中跟在璞玉的身后缓步前行,看着眼前这个风姿卓越的身影,为了糊口却要独自一人去接受烈阳的暴灼和青纱帐的蒸烤,这是不是大自然对于人间尤物的暴殄?还是残酷的现实生活对于美丽地摧残?
    走在前面的璞玉突然停下脚步回转身来站在小路的中央,放着异样光芒的两眼定定地看着尉中,右眼下脸颊上的肌肉急促地耸动着,满脸飞着红云,紧闭着双唇挡在了尉中的面前。
    边走边欣赏着俊俏背影的尉中,被璞玉这突兀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迅疾地停下脚步睁着探询的眼神问道:“干嘛呢?吓了我一跳。”璞玉绯红着脸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咋的啦?怪吓人的。”尉中看着璞玉那异样的表情不解地又问一句。
   “哎,老尉,问你个事。”璞玉哆嗦着嘴唇说,脸上的肌肉耸动的更加厉害了。
   “什么事?你说。”看着璞玉的模样尉中有点惊奇,她从来都是直呼其名的,今天咋的啦,总觉怪怪的?心里打了许多问号。
   “问你个事,你们男人的事。”
   “问男人的事,你老头子不也是男人?问他多好。云里雾里地来问我?”尉中莫名其妙的反问道。
   “他算个什么男人。”璞玉羞怯地摇了摇头又加重语气说“真的,真是你们男人的事。”
   “什么事?我一个笨人也不一定都知道。”
   “就你们男人的事,你知道的。你个笨人,天底下谁相信你是笨人?谁说你笨谁才是真笨。”璞玉坚定的说。
   “好,不笨就不笨。那你问吧。”
   “就你们男人的那个东西挺起来有多大?”这时的璞玉虽然依旧满脸绯红,却没有了羞怯;脸颊上的肌肉也停止了耸动,那俊俏的脸蛋恰似一朵平静开放的鲜花。
    听到这里尉中“啊!”地惊叫了一声,囧着脸呆立在那里。
   “说嘛。问你话来着。”璞玉催促着说。当她看到尉中惊恐地还囧在那里不知所措,就又说“不就问个话么,有什么值得一惊一乍的!要知道了谁还问你。”璞玉显得异常沉静地把嘴撇了撇。
   “这,这----这----
   “这什么这,问你话来,干干脆脆地说!是啥样就说啥样,一个男人家我都不害怕你怕啥。”
   “这孤男寡女的我--我怎么说?人家-----要是-----”
   “什么人家,这会儿这地儿哪里有人家?还孤男寡女,什么不能孤男寡女的说,不能孤男寡女的说那还到俱乐部里开会的地方说去?真是的,莫名其妙!”一双杏眼娇嗔地瞪着尉中。
   “那--这咋好说。”带着羞意万般无奈的尉中支吾着说。脚下延长了步幅加快了步率。
   “逃命那?慢点走不行。”璞玉声音不大却不高兴地说。闻声尉中的脚步迅疾慢了下来。
   “实话对你说吧。”话音变得平静了的璞玉看来是下了最后的决心:“我们家的不管何时就这么一点大。”同时伸出她那女人的右手拇指比划了一下又说“你看看,就这点小,我就觉得他不像个男人。”她又看了一眼尉中说“我都给你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一个男人家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害羞的,你就老老实实地用手比划一下给我看看不行吗。”见此境况,尉中只得老老实实地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比划着说:“有一小匝长。”又把拇指和食指圈起来说:“这么粗。”
   “我们家的那么一点点小我就觉得不对头。每次--唉!”璞玉认真看完尉中地比划悻悻地没有说完心里想说的话。尉中在心里想,如果是那样,吃药看来是真的不管用。
    璞玉又认真地询问了什么样的体位,多长时间,什么时间最好,每次多少,什么样子,有何感觉等等。尉中边走边一一作了解答,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到底对不对。璞玉专注的听着述说,还时不时地瞄一眼尉中,默默地与他并肩前行。
    说话间到了月亮湾塘覇边的陡岸上,尉中看着璞玉说:“我就在这下面逮鱼,你在哪里接班?”璞玉朝自然沟的对面努努嘴说:“喏,就在对岸。你看梦姐在那等着呢。”尉中向对面望去,的确有一位戴着草帽的女人向这里张望着。
   “看梦姐等着接班呢。”又笑眯眯地说了句“待会见。”道完待会见的璞玉留下甜甜地一笑向下游还有几十米远的土坝上走去。
   尉中站在自然沟边的土崖上,看着对面两个女人交完了班;璞玉拿起铁锹走进了玉米地,她那天仙般轻盈娇美的身躯很快淹没在青翠欲滴的玉米丛中;尉中等着和交班后回家路过的梦姐打过招呼,抓住蒿草倒退着滑下沟底,顺着以前逮鱼人踩出来窄窄的小道,趟过没膝深的杂草来到水塘边一块不大的空地上,看了看水面选好了下网的地点,脱掉衣服一丝不挂地下到了齐胸深的水里。他把鱼网的一头拴在水边长得结实的草根上,左手高举着鱼网慢慢地边走边用右手撒着渔网向对岸走去;哈--渔网布完也到了岸边,真是凑巧。尉中拴好渔网沿着水塘的右岸向着上游半走半游的走去,到了上游最窄的地方,是一条宽不到两米许、深不没大腿根的溪流,越往下游水面越宽水势越深;他折了一根粗壮的芦苇捋掉叶片,从中间折成双股双手握着左一下右一下的击打着水面,水面上发着噼啪噼啪地声响,边走边向下游驱赶着水中的游鱼,还时不时的发出几声狂吼!吓的不知谁家在水中觅食的麻鸭拍打着翅膀嘎嘎地叫着逃向了草丛中。尉中奋力地击打着水面向渔网的方向靠拢,凉凉的塘水越往前走水势越深;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来到了渔网的近前,他瞪圆了双眼全神贯注地审视着渔网上的浮漂;哈!还真有鱼上了网。不是吗,网纲上的浮漂沉下又浮起,浮起又沉下,那是上了网的鱼妄图逃跑拼命挣扎的结果;
   尉中急忙循着网纲找去,果然,一尾尺余长的金色鲤鱼挂在网上;他急忙到岸边用力拔下一根粗壮的芨芨草衔在嘴里,重又走到鱼的跟前,小心翼翼地取下鲤鱼,把芨芨草穿进鱼鳃打了个死结,拴在了近岸的蒲草杆上,不甘束手就擒的鲤鱼挣扎着扑腾几下慢慢地安静下来,在水中轻轻地划着胸鳍、摇着尾巴。水岸边生长着一棵茶杯口粗细的小柳树在阳光下静静地伫立着,为了避开灼人皮肉的阳光,尉中精赤条条地从水中爬到了岸上的柳树下乘凉。
   干热的中午没有风从那里经过,太阳依旧挂在空中散发着烤人的热,四周依然是万籁俱寂的宁静。
   太热啦!虽然一丝不挂地站在树荫下,尉中还是觉得四周的空气有些烤人;但他还是耐着性子两手叉腰,双眼定定地看着水中鱼网上的浮漂,希望再有鱼儿扑进网中,那该多好!他头顶着柳树的阴影,赤身裹着热气的烘烤,心里想着回家后金嫣看到鲤鱼的兴奋、吃着清炖鲤鱼的浓香、孩子吃饱奶水后的甜睡,啊!幸福感油然而生。

    打油一首为证
           璞玉豪胆述家囧,惊诧卑微呆尉中;世间纷繁诸般事,许多不在常理中!


那年   那月   那事儿(七十五)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