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七十五)  

2014-03-26 14:29:17|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嫣生下孩子七八天了,由于奶水不够孩子夜间常常哭闹。孩子哭闹多数是饿呀!想叫孩子吃饱只有奶水充足,想要奶水充足必须加强营养发奶,尉中买回来的就那百来十个鸡蛋真的不管用。老年人说炖猪蹄发奶最好,可是整天只见公家的猪到处乱跑,就是吃不到猪蹄啊!尉中驱使他的脑细胞快速旋转,快速旋转的脑细胞使他想到了老人们的另一句话‘鲫鱼发奶,又多又快。
    鱼!对。逮鱼去!
    八月,正是山清水秀的伊犁河谷瓜果飘香的盛夏季节。
    那日,又是一个晴空万里骄阳似火的天气!正午,除了有事的成年人进行着各自的事情,和精力旺盛的孩子们在阴凉处玩耍外,人们都午休了,村落里好一片的寂静。 
    太阳挂在天际的中央散发着过分的热,烘烤着大地,蒸熏着万物。鸟儿们、虫儿们,都躲进了阴凉处蛰伏下来,连风也不知藏到哪里去了,没有一丝动静、难觅半点踪影;只有林木、庄稼、丛生的杂草伫立在太阳射出的烈焰下纹丝不动,似乎要与太阳比赛一下坚韧与不屈!大地、万物好像凝固了一般,万籁俱寂,就连那湛蓝湛蓝的天空也失去了应有的诗意。
    尉中在宽大的工作服下藏掖着渔网(丝溜子),顶着烈日,幽灵般地走出了村落;他要到河坝里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抓到一条鱼,给金嫣补补身体催催奶,好让刚来到人世上的婴儿吃饱肚子。在那个除了社会主义的草什么都不要的年代,物质匮乏,生活艰苦;有歌谣唱道:“玉米面,一两油,生了孩子愁白了头!”唉----!那时在坊间流传着一个故事:说是别的单位有一个三代贫农出身的人,仗着自己‘根红苗正’腰杆硬,曾经在‘革命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稳定提高’的歌功颂德似的讨论会上发言说:“他妈的每人一个月五十克清油(就是每人每月一两食用油),别说人吃了,就是用鸡毛蘸,能不能他妈的蘸九十回?还生活水平稳步提高,真是扯淡!”其实他说的是老实话,却被以反对现实的名义,被大会小会批判的死去活来,最后彻底投降才算了结。那年月在很多时候,你说了他们不愿意听的话,‘根红苗正’也白搭!
    生了孩子的产妇,配给二十七斤的白面(金嫣是教师,属于干部口粮三十二斤全给白面)半斤食用油,一斤红糖。没有肉,没有蛋,所应有的营养品全部没有。即使你有钱也没处去买,尉中上公社跑了五趟才买了一百二十几个鸡蛋。产妇缺乏营养奶水少,孩子吃不饱,发育迟缓,整日哭闹!娶妻生子的男人们,为了妻儿的健康,为了祖国的花朵,为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为了祖国的未来,也为了尽到一个男人的责任,他们想尽了天底下的所有的招法。
    在天山脚下的冲积扇上(就是山上的洪水冲刷下来的泥沙,堆积成的折扇形的坡地),远古的洪水冲下了一道道宽数米、或是数十米,深达数米或是十余米深的被人们称为自然沟的沟壑;沟壑的底部多有清泉流出汇集成清澈的溪流经年不息,说它们历经百年 千年 万年我看都不为过。在溪流上因自然坍塌拥塞,人工筑坝拦水灌溉,在人迹罕至处海狸鼠筑坝栏水营造家园形成了大小不一、深浅不等、形状各异的水塘,有许多野生的鲤鱼 草鱼 狗鱼藏匿其中,它们从远古走来,安安静静地悠然自得地生活在那里,繁衍了一代又一代。当伟大的革命革得只剩下社会主义的草、和人们的灵魂深处纯洁的只剩下一穷二白的精神的时候,人们为了那永远也填不满的嘴巴,也顾不得资本主义的腐朽还是社会主义的伟大了,把馋馋的目光投向了它们!尉中为了妻儿的营养,为了祖国的花朵健康成长,(也不知道人家承不承认是祖国的花朵)今天就是去请鱼们来帮帮这个革命的大忙。(利用中午的休息时间偷偷摸摸去抓鱼,若被领导发现是要受到批判斗争的)为了妻儿的健康尉中大着胆子决定冒险“潇洒”走一回!
    尉中今天要去抓鱼的地方有个富有诗意的名字:月亮湾。‘月亮湾’这个富有诗意的名字来历却十分简单,就是自然沟在那里弯了一个大弯,后来家属队的人们开垦了围在那个大弯里面那块半月形的荒地,人们为了便于记忆就把那块地及那个地方叫做了月亮湾。写到这里敝人多说几句,在新疆有很多地名就是根据地貌、地物、和地面建筑命名的,如:八十间房子、就是那里有八十间房子;十棵柳、就是那里有十棵柳树;再如七道湾、八家户、二道沟、西大桥、三棵树、五里场等等,您看这些地名即直观又明了,只要听了地名您就可以想象到它的原始面貌,还富有诗情画意!这充分说明了普通老百姓们的智慧。
    通向月亮湾的路是人们踩踏出来得光滑的羊肠小道,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通向远处的四面八方,时而藏在密密匝匝的玉米地里,时而盘旋在半人高的荒草丛中,时而裸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承受着阳光的暴晒;小道随着地势的高低,一会儿漫上土梁,一会儿又沉入了沟底。尉中随着时上时下的小路,左旋右盘地来到一片玉米地边时,突然从玉米丛中闪出一个娇美的身影,搅得玉米叶子刷刷作响;啊!他以为遇到了精灵,吓的心脏怦怦急跳,出了一身的冷汗!立即停下了脚步。
  “尉组长,大中午的不休息干嘛呢?”随着一声甜润悦耳地问话,尉中被汗水浸濛的眼睛才看出原来是本连家属队的俏媳妇璞玉。您听,多好听的名字;璞玉,没有雕凿的美玉,保持着原始状态的摄人之美;名字,让您百听不厌,佳人,让人百看不烦。标致的体型性感强烈,该高的地方,高度适中凸显秀美;该低的地方恰到好处,显露着温柔;身材虽不太高,却尽显娇小玲珑;高耸的鼻梁,线条分明的嘴唇,两道弯月似的眉毛下光芒四射的双眼,更是掳人魂魄!尉中还没来得及答话,高耸的胸脯就已挡在了面前:“干啥去?大中午的不休息。”尉中嗫嘘着半答半问地说:“到月亮湾逮鱼去。你在这干啥?突兀地从玉米地里出现,吓了我一跳。”
    “给玉米地浇水,换梦姐吃饭。大中午的这么热还去逮鱼?怪我吓你一跳,你偷逮鱼做贼心虚!能不吓你一跳?看,我告连长去割你资本主义尾巴!”璞玉站在小路的中央优美地笑着说。
    “我老婆生孩子身体有点虚,奶水不够小孩光哭闹,需要发奶,看能不能逮条鱼补补身子发发奶。”尉中笑着答完又问道“就这块地?”游移着的目光不敢正视眼前的美女。
    “不,也是月亮湾旁的那块地。刚才有点小事。(她不好意思说是小解)”璞玉不好意思地一边说着心里一边在想,这个在背后有许多女人赞扬的家伙,竟然真的那么疼爱老婆,心里着实有点羡慕。   
    “哦。刚才你从玉米地里猛地一出来真的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是狐仙劫路呢。”尉中笑着说。
    “去你的吧,你才是狐仙呢!”璞玉稍显娇羞地停了停又说“对了,你去逮鱼吧,人家说中午水里面有鬼。小鬼扯住你的腿不放,喊救命也没人管,看你害不害怕!”说完她自己嘿嘿地笑了起来。
    “好呀,有鬼才好呢,扯住我的腿不放也不怕,那我就把鬼抓回来煮肉吃---。嘿!那肉还多一点呢。”尉中得意的笑着说。
    “那要是个女鬼呢?”璞玉狡诘地说。
    “哈!那太好了,那算我抓住了(碰到好事了)。你看女鬼个个都是美艳无比的绝世佳人,都像------”他本来想说都像你一样漂亮,鉴于在旷野里的孤男寡女,尉中只是笑着看了看璞玉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说呀!你咋不说了。净想好事!美得你。还抓回家呢,小心半夜里掐你的脖子,别不是好事没想上,小命却先没了。接着说呀!想得倒美!”璞玉做了个掐脖子的手势,撇着俊俏的嘴巴两只眼睛咄咄地盯着尉中。
    “不敢。”尉中看见璞玉撇着嘴诡秘地看着自己,笑着摇了摇头转了话题:“玉米地里热吧?”
    “怎么不热呢?本来就没有风,玉米地里面更像蒸笼一样,刚才就把我热了一身大汗。”她不经意地瞟了眼刚才走出来的玉米地,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说:“咱们走吧,正好同路。”
    由于那时兵团女孩子奇缺,一九六七年后有许多男单身汉在内地找了老婆带到那里,兵团只给户口不分配工作,为了让她们有口饭吃,就把她们组织起来成立了“家属队”,把那些零星的小块荒地交由她们垦荒种地,弄点收入维持生计;眼前的璞玉就是这种情况。
    璞玉把原先跨在肩膀上的草帽戴在了头上;在烈阳下尉中跟在戴着草帽的璞玉身后一同向前走去。看着眼前这位虽然没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也有人在身旁如沐春光之容的少妇,顿觉周身清爽舒适了许多!

     打油一首为证
            九曲回肠小路旁,偶遇璞玉俏娇娘,调侃欲吃女鬼肉,美妇伴行沐春光。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