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三十一)  

2014-02-13 11:36:51|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尉中也从回忆中走了出来。可是,那些令人痛心疾首的画面,却在他的脑子里飞快地辗转。他站起身来,走到煤炉边,打开炉盖,捅了捅煤灰,加上新煤,盖好炉盖。边拍打着衣袖上的炉灰,边附和着说:“是的,慢慢就好了。但愿如此!”可他心里在想,我们都是循规蹈矩、老老实实、只求有口饭吃的正常人,为什么就没有正常人平静生活的权利?慢慢就好了,慢到何时呢?是牛年,还是马月?

   有人说:时间能抚平伤口。尉中以为那是因为事不关己!天底下失夫丧父逝子之痛,被侵财夺妻之辱,只有当事人才能自我感知,外人永远无法发出同感。若每个人都忘却了自己的痛苦经历,那就是莫大的悲哀,那就不能称其为正常的人了!说“时间能抚平伤口”,是作祟者想掩人口的伎俩!

    “ 喂!尉组长。听说还有什么‘八千湘女上天山’的故事是怎么回事?”谈兴不减的关淑又换了话题。

    “哦!你问‘八千湘女上天山’的事儿。那是五几年为了解决驻疆部队和转业到兵团的老光棍干部们的老婆的事儿,从湖南以参军的名义调来八千多青年女子。”尉中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不光有‘湘女’还有其他地方的女人,听说还有些是大城市里的妓女没有生活着落,也送到这里来了。”关淑听了:“啊!”的叫了一声,同时吐着舌头睁大了双眼。

    “不过,当然那样的人很少,大多数还都是良家妇女。”尉中立即补充说。

    “老光棍干部是咋回事?”关淑不解就里地问。

    “就是以前部队上的军官,光顾着打仗了,没机会找老婆结婚,就成了老光棍。”

    “都多大岁数了?”

    “听老军垦们说,年纪最大的有五十岁左右,年轻的也在三十岁以上。”

    “啊!那大年纪。让她们和那些老光棍恋爱结婚,她们干不干?”关淑好奇地问。

    “都是年轻的女子,哪能看上四五十岁的半老人;当时年轻的小伙子都是当兵的(当时把农场里的工人都习惯的称为当兵的或者是小兵蛋子),领导根本就不允许小兵蛋子们谈对象。”

    “那么(MO)样办?”关淑显得很关心。

    “么(MO)样办?领导分配呗!”尉中也学着汉口话。

    “什么!领导分配?鬼搞-!”关淑有点吃惊。

    “真的。不骗你。古时候都有当官的乱点鸳鸯谱,今天都是组织统一领导还不名真言顺。如果有那个女的不愿意,就来硬的。”尉中解释着说。

    “么样来硬的?”关淑睁着大眼睛问道。

    “如果男的相貌长得差不多的,就让两人先见面,那时嫁给干部党员当官太太多吃香,有光荣又受尊重,净干轻松的好工作,谁不巴结当官的?一见面就成功。如果又老又丑的就先给女的做思想工作,告诉她那个男的职位有多高!资格有多老!功劳有多大!工资有多么多!银行里有多少存款(那时有几百块钱的存款就是巨富了,是十分吸引人的。)!对革命做了多少多少贡献!是多么多么好的同志,当然都被说成一朵花!还整天地向你灌输嫁给老同志就是听组织的话,就是对革命最大的贡献,是光荣无比的。最后还得见面吧,见了面如果你反悔了,就三番五次地做你的工作;所谓做工作就是指导员、团支部书记、连长排长给你上政治课:“什么革命青年要以革命为大局,要把革命的利益放在首位!要把党的利益放在首位,组织上研究决定把你和谁谁组成家庭,那是党组织对你的关怀,服从组织的分配,就是听组织的话,厅组织的话就是好同志,紧跟着党组织前途就是光明的。不听组织的话就是不相信组织,就不是好同志,那思想就有问题,就要好好的学习,深刻检查自己灵魂深处的资产阶级思想!总之,给你上纲上线拿大帽子压人;然后再找那些结过婚的女同乡,告诉你结婚有多少多少好处等等--等等。说是做思想工作其实就是软硬兼施,如果你还不同意,明白无误地告诉你:这是组织的决定你就分配给他了,改不了的啦。你同意了的话就拉倒。如果软硬都不吃,就先背着女的,布置好新房让那个男的在里面等着,到了晚上几个人把女的连哄带拉推进房里,从外面锁上房门,任由里面的男人折腾,哭吧、喊吧、叫吧没人搭理。三五天下来,生米做成了熟饭,再倔犟的女子也成了小羊羔了。听他们说有个别女子穿三四条裤子,扎六七根布条做的腰带。”

   “女的那样做有没有作用?”关淑睁着大眼睛问。

   “有么(MO)作用。最后都要生米做成熟饭,变成驯服的羊羔 !”尉中用夹生的汉口话回答着。

    关淑听到这里撇着嘴、摇着头说:“那样子搞,真是瘮死个人!”话刚落音,她像想起什么事情一样突然挺起胸膛睁大眼睛说:“把我们弄到这里来是不是也包含有这方面的用意?”

     尉中看了看关淑吃惊的表情想了想说:“上面的事情咱搞不准,不敢乱说;也许有这方面的考虑吧,你看分到咱们连都是女的,就这还是男单身汉比女娃娃多许多。不过现在都是自由谈对象的了,不会了吧?”他停下了自问自答的话语也莫名地跟着摇起了脑袋。

    “不想还好,想想真的吓(读 赫)死个人,那样地结婚那样的入洞房和强奸有什么两样!”稍倾话锋一转又问:“有人以死相抵怎么办?”

    “领导说那是革命工作的需要,革命工作的需要,谁敢反对!弄不好给扣个什么帽子带上可是不得了!如果自杀了就成了自绝于人民自绝于革命的反革命,还要拖累家人,可不是小事情。”关淑听尉中说完静了下来,尉中看着她那严肃的面庞不知她在心里想些什么。自己也没有了说下去的话头,木头般坐在那里露着呆像。

     话好似说完了,两个年轻人沉默了片刻。关淑放下手中翻弄了半天一个字也没看的书本,从衣袋里掏出一只崭新的钢笔说:“尉组长,你看我这支钢笔如何?”尉中接过钢笔仔细打量起来。那是一只‘英雄牌’金笔。在这里要交代一下,‘英雄金笔’是当时的名牌,那是一只档次较高的金笔,最便宜的也要十五六元钱一支,当时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三十元左右。那时的年轻人以拥有一支英雄金笔而自豪。英雄金笔也是当时所有文化人追逐的对象。在尉中眼里这只金笔的确漂亮,金属的笔帽放着光芒,紫红色的笔杆油光滑亮,映得出人影。他转过笔杆发现上面镌刻着一行小字:关淑留念   姑姑赠  一九六五年六月   流畅的行书象对面的姑娘一样娟秀美丽,让人百看不厌。尉中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只珍贵的纪念金笔,价值一定不菲。尉中一边欣赏一边说:“你姑姑送你的,太珍贵了 ,要好好保管。”“是的,我的娘娘(汉口话把姑姑叫娘娘,读上声)专门到六渡桥(汉口话把‘六渡’读作lou.dou‘漏兜’)百货商场买的,又跑到中山公园门口找人刻的字,一来一回用了半天的时间 。我来新疆上车的时候才把到(把到—送给)我的,当时我心里好激动。”关淑说着,一脸的幸福,满怀的思念。

    尉中拿出一沓信纸,启开笔帽,在信纸上照着笔杆上的题刻,顺手写着:关淑留念   姑姑赠   一九六五年六月;他写了一遍又一遍,几乎把一张信纸写满。写完,又拿在手中端详了多时。这支笔却实好用,书写时圆润流畅,笔画粗细适中,下水均匀,好用极了,用这样的笔写字,的确是一种享受。

    尉中把那支满含着亲情与思念的金笔交到关淑的手中,她接过钢笔,面对尉中站了起来,一脸的庄严,却小声的说:“尉组长,我把它把给(把给--送给)你用。”不等关淑说完尉中忙推辞说:“不,不行。不能这样。这是你姑姑送给你的,是十分珍贵的纪念物品,我怎么能夺人所爱呢?再者,你以后怎么向你的姑姑交待。”

    “她把给我,就已经是我的了,就由我说了算。我看到你用的钢笔,又旧又不好用。今天我说了,你就收下它,没有么事的。只是你的钢笔太不好用了。你看,我还有一支,是我上学时用的,也蛮好的。”她边说边从衣袋里拿出一支黑杆的钢笔作证。尉中一再推辞,涨红着脸不敢收下。意在必做的关淑紧闭着小巧的嘴唇,站起身来,用左手拉起尉中的右手,把右手中的钢笔重重地放在他的掌心,又把他的手指使劲卷起,认真地说:“不用再争了!”这个举动惊得尉中张口结舌。关淑又接着说:“尉组长,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我想把给你用,你的那支笔已经不能用了。”

   木讷的尉中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上下两只温暖的小手,使尉中有了异样的感觉,他看着粉嫩的小手,体会着暖人的手温,看着真诚的眼神,体会着友谊的温馨;人,却像傻子一样憨憨地呆立着不知所措。

    关淑匆忙收回不得已而急促伸出的双手,她感到了自己的失态,脸颊上腾着红晕,低着头拿起尉中写有‘关淑留念’等字样的信纸,郑重其事地叠好,放进衣袋。微微地歪着头,深情地凝视片刻,抬起右手,用食指在尉中额头方位的空中指了一下,抿着双唇,留下温馨的一笑,拉开房门,像只快乐的小白兔一样 ,迈着轻盈的脚步,哼着歌,蹦跳着跑去。

    快乐的小白兔是有备而来,愚钝的尉中却不知个中缘由,依然憨憨的站在那里!


    打油一首为证

           打破沙锅问到底,勾起湘女上天山;组织钦点鸳鸯谱,决死抗争也枉然! 少女决计送“英雄”,愚钝尉中错愕然;不解个中缘由故,呆若木鸡立憨憨。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