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四十一)  

2014-02-24 14:34:23|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尉中和他的同事们这几天正忙着今年的秋播准备工作。为了确保秋播工作的万无一失,连队领导让他们把机车开到机修连去检修。机车快要修好了,抓紧时间再干一天,明天就可以试车,试车合格就可以投入秋播工作了。
   机修连的修理车间里还有另外几部机车也在修理,铁锤叮当,人声噪杂,一片繁忙。
   正当尉中和他的伙伴们扳手螺帽、轴承榔头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位姑娘的降临,打断了他们的忙碌,给他们呆板的工作氛围带来了欢笑。
   她手里捧着桃子,礼貌地和大家打了招呼,客气的把手中的桃子分给大家,弄得大家很是意外;但还是兴高采烈地把桃子接下,不顾满手的油污吃了起来。自顾忙着手中活儿的尉中最后一个抬起头来,才发现这位不速之客,竟然是在团部食堂吃饭时邂逅的武汉姑娘,不由得眼前一亮,心中一喜。忙接过桃子问道:“你今天怎么也在这里?”“我们连有个车子的支重轮需要焊轮圈,叫我们送来。刚才我们的车子从这门口经过时,我随便看了一眼,刚好看到你们也在这里。损坏的轮圈还要等一会才能焊好,我在那里也没事,电焊的弧光还直刺眼睛,就给师傅说了,到这里来啦。桃子是街上刚买的,别看个小,味道还不错。”
   说话间,尉中一枚桃子下了肚,味道好甜。(是那种原始品种的,民间叫做‘胡头赖’或是‘梨光桃’的小桃子)。兆义见状说:“啊!原来你们老熟人了。组长快给介绍介绍,让咱们也认识认识,好谢谢人家。”尉中迟疑地笑着说:“介绍介绍?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只知道她是H连机务排开轮式车的王师傅徒弟。”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姚义追着问。
    “严格地讲,只能说是见过一面,不能说是认识,充其量就是一面之交。”尉中笑着解释。
    “那在哪里见过一面?”姚义紧追不舍地继续问。
    “前几天我不是参加团部开的秋种动员会吗?在管理股食堂吃饭,她没有饭碗用,问我那里有碗,我告诉了她,就是这样认识的,我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尉中把他帮她拿了碗的事贪污了下来。
    姑娘只是站在侧边微笑着看他们对话、干活。见到尉中吐出了口中的桃核,向前一步,半举起右手,侧过身子,告诉尉中说:“裤子包包头还有(就是裤子口袋),自己掏。”尉中看见姑娘那靠近自己的裤子口袋,鼓鼓囔囔的蓬着桃子的形状,可是不敢出手。那毕竟是姑娘的裤子口袋,炎热的夏天裤子口袋是紧贴皮肉的,更何况又是个只见过第二次面不知姓甚名谁的姑娘。他不但不敢自己掏,反而他的脸还莫名的涨红了起来。姑娘看到他的羞怯,大方地笑着语音甜甜地催促道:“掏吗!没关系的,你看你几小气。”
    尉中在姑娘的一再催促下,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把手心向外的右手伸进姑娘的裤子口袋,用三根手指夹出两枚桃子来,脸庞涨得通红,心在通通地跳着。姑娘看到尉中费那么大的劲才拿出两只桃子来,自己就麻利地掏出一把,塞进尉中的上衣口袋。
   梁云见状别有用心的笑着说:“组长,贵姑娘姓甚名谁你还没有介绍呢,快点嘛!大家都等着呢。”尉中才又想起了刚才的话题,同时梁云的追问却也解了他的尴尬,就壮起胆子问道:“姑娘,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你看他们非要知道不可,我也没有办法。千万别怪我故意!”
    姑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俏皮地对尉中说:“你猜。”
    说完,歪着头定定地看着尉中。尉中心里明白了,姑娘是不想告诉别人她的姓名;所以,她才让别人猜。尉中摇着头说:“我猜不到。”他心里在想,猜不到不就了事了吗。可,侧边的人们起哄道:“老尉,猜!人家叫你猜呢,是爷们的就猜!”姑娘也挑衅似的说:“猜,看你能不能猜到。”
    尉中看到躲不过去,沉吟一下,心里想,就随便猜一个吧,应付过关拉倒。于是,爽快地说:“好!我猜。”
    稍作停顿就顺口说道“叫玉嫣。金玉良缘的玉,姹紫嫣红的‘嫣’,对不对?”他面向姑娘,微笑着求证。实际他就没有下心思去猜,人的名字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繁多,谁能知道哪颗是哪颗?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下心思去猜,也不一定就能猜得着。尉中就是随便说个名字挡挡差而已。可是,姑娘听了显得有些吃惊与兴奋,但却马上接口说:“不对。玉嫣是我的妹妹。”尉中听了,心里一惊,啊!咋就这么巧呢!混沌世界难道是有神灵相助?他旋即笑着说:“好,知道了。”他同时在自己的面前竖起右手的食指确定的说:“你叫金嫣,保证错不了!”姑娘听了眼睛一亮,满脸充满笑意,大方的说:“对的,我就是叫金嫣。”她好像还要说些什么,大门口一阵机车的喇叭响起,大家循声望去,正是姑娘的师傅王德在召唤她。姑娘忙说:“师傅叫了,我走啦。有时间请到我们连队去玩。再见!”向尉中们招了下手,迈着轻盈的脚步,像小鸟一样快乐的飞去。
   一阵机车的轰鸣,带着活泼的姑娘,扬起一路黄尘,淹没在拐角处。
   车间里顿时掀起一片喧闹:“老尉,摸到了没有?老实交代。那桃的味道不一般吧?啥味道?给咱形容形容!今天你得好好交代!”更多的人起哄:“对!不交代不行!”把尉中弄了个大红脸,他不好意思地说:“人家大姑娘家的,要尊重人家,好心好意给咱桃吃,不要乱说好吧。”有人高叫道:“嗂呵!老尉还怜香惜玉呢!”车间里顿时充满了‘哈哈’地笑声。
   姑娘走了。把桃子的甜蜜留在了记忆之中。尉中却想不起那是哪一天了!

    打油一首为证
           姑娘投蜜桃,再逗猜芳名,惹得众人闹,一起涮尉中。          


小窗口播放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