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四十)  

2014-02-23 14:21:43|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姑娘姓甚名谁,粗心的王德没有向尉中介绍,尉中也不敢冒昧多问,我在这里也没权利向你直说。因她是武汉支边青年,就暂且叫她武汉姑娘吧!武汉姑娘不用说来自武汉,不过她是六六年的最后一批支边者,比关淑她们晚来了一年。家庭工人成分,本人共青团员,属于纯种的‘红五类’,是天生可靠的革命接班人。所以,一到连队就被分配到机务排,在轮式拖拉机上学驾驶技术。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基因决定一切!品种领导革命!
    那位邀武汉姑娘同桌吃饭的白衣黄军裤男子李元,是她们连队团支部副书记兼组织委员。也是一位机车组长。是管团员的,因他经常以组织的名义找人谈话、以组织的名义教训人、以组织的名义关怀人、以组织的名义支使人,常此以往大家送给他一个雅号:李组织。那时有个口号,也是必定执行的准则,叫做:一颗红心永向党!时刻听从党召唤。
    常言道:谁管得着你,你就得听谁的。作为团员,也要一颗红心永向团。作为团支部副书记的李元,在一个团员面前,他就是团,就是组织,他就有权代表组织管你的一言一行,在咱这地儿就是天经地义的。武汉姑娘中午没有遵照组织的意图和组织在一起用餐,现在看是小事一桩,挨不着谁的蛋疼,那时却是红心没有永向组织的具体表现;红心没能永向组织,是大逆不道的,是要受到谴责的;在组织的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要批评的;出现了这样的人,是要挽救的。于是,在晚饭后,李组织代表团组织找到了正在洗头的武汉姑娘,让她尽快到支部办公室有工作要谈。武汉姑娘不敢怠慢,头发还在滴着水,就急匆匆地赶到了办公室。李组织已经正襟危坐的等在了那里。
    武汉姑娘进得门来,李组织没有言语,只是用手示意姑娘在桌边坐下,自己起身关了办公室的房门。武汉姑娘看此架势,以为组织有什么机密,或是组织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委于自己?她在心里这样的猜着,由不得多了几分自豪的神圣感!
   李组织学着伟人的模样倒背着双手在房内度着步子,又像统帅大决战之前一样神情凝重的思考着开场白。就在李组织在那里凝重地悠远地思考着的时候,默默等待却迟迟不见组织发话的武汉姑娘的心里没有了神圣,却增添了些许得不耐烦;可是,作为一个团员的她,看在团的面子上还是在那里耐心地面对着等待。时间是有限度地,等待不可能永远下去;李组织终于思考完了,依然面色凝重地向武汉姑娘发问:“今天在团部食堂和你同一张桌子吃饭的那个人你认识不认识?”
    突兀的问到这个武汉姑娘早已忘记了的区区小事,使她感到有点奇怪。这个人咋啦,是不是发了神经?这点小事就把我叫到这里来。心里虽探寻着为什么,却不假思索愕然地照直说道:“不认识。”眼神里射着吃惊。
   “不认识?不认识怎么坐在同一张桌子一起吃饭?”李组织狐疑的问。
   姑娘心里想,和谁在一起吃饭碍你什么事?又有什么不可以?咋管那么宽?睁大着眼睛不悦地说:“怎么?不认识就不能在同一张桌子吃饭。”
   “不是说不认识就不能在同一张桌子吃饭,而是今天这个人不一般。你还年轻,有许多事情你不知道轻重,也不懂利害关系。今天这个人你不能小看他。”李组织看到武汉姑娘有点不悦,就放慢语气说。
    武汉姑娘听到这里,反而来了兴致,把一个她已经忘得一干二净的人和事,经李组织这么一提又找回到她的脑海中来。
    瞬间,在姑娘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中午所发生的一切。
    受师傅的指派刚刚一脚踏进团部管理股食堂饭厅的大门,看着排队买饭的人龙最后的一个年轻人,她突然眼前一亮,这个身影咋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他是何人?今晚,经过李组织这充满了政治意图三娘教子般的一番盘问,那个身影又悠地回到了脑海中,啊!想起来了。不就是那个人吗?能这么巧吗?脑子里打了两个问号之后,再仔细思量对比一番之后,她心里笑了,对!就是他。就是那个小伙子。怪不得中午看起来那么的眼熟,当时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呢?嗐!只顾着吃面条去了。
    她想起了中午,当她走进管理股食堂,看到了队伍后面的那个把白衬衣束在腰间,把外套搭在左臂和人们说着什么显得很潇洒的小伙子,身影很熟。心里想这个人在哪里见过。一定见过!而且印象很深,可就是想不起来。后来因为拿碗吃饭,顾不上细想,也就抛在脑后了。
    现在李组织一提,她倒是想起来了。那个小伙子,就是今年麦收季节临时住在她们宿舍隔壁,那个会吹口琴、而且吹奏的很好、文质彬彬、受到别的女伴们称赞的、别的连队来帮忙收割麦子的那个小伙子。对了,就是他!没有错,绝对没有错!不由得喜上眉梢。
    李组织看到武汉姑娘心不在焉脸上还浮现着微笑的样子,加重语气说:“我讲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哦”姑娘愣了一下忙说“听到了!”姑娘终于从回想中梦醒过来,脸上带着笑容回答。
   “听到了。那你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李组织紧盯着问。
   “今天?今天没怎么回事,就是和王师傅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姑娘感到莫名其妙地睁大了眼睛。“王师傅认识那个人,那个人帮我们拿了碗筷。我和王师傅一起和他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只是出于礼貌的东拉西扯,哪有什么事?”
   “他是谁你知道不知道?”李组织接着发问。
   “谁?哦,你说那个人?不知道,不认识。”姑娘确定的说“只是萍水相逢同桌子吃饭,与知道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同时眼睛里画着问号!
   “真的不知道?”李组织追问着。
   “真的就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姓什么,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再者,我非要知道他干什么?那才叫怪了呢!”姑娘斩钉截铁地说。
   “哦,原来是这样。”李组织似乎放下了什么心思似的语气缓和了下来:“那我告诉你。那个人,他的家庭是地主成分,他是个‘地主羔子’,在咱们团是出了名的有别于一般的‘地主羔子’,谁不知道?你作为一个支边青年共青团员,是革命的接班人前途无量,要少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更不能和这样的人搞对象。所以我今天特别地提醒你,你以后要站稳阶级立场,不能只看小脸光鲜,要认清人的本来实质,防止中了阶级敌人的糖衣炮弹上了阶级敌人的当!”  
    没等李组织讲完,姑娘涨红着脸以攻为守地说:“支委同志,我作为一个团员也提醒你,说话要注意场合、对象、证据。我连他认识都不认识,谈什么阶级、谈什么立场、谈什么糖衣炮弹?再者,在一个女轻年面前,尤其是在一个女支边青年面前,请你也要自尊,在孤男寡女的情况下不要张口闭口什么搞对象不搞对象的!什么叫搞对象?简直叫人想吐!再纠正你个说法,即使是恋爱,那叫谈朋友,也不叫搞对象;你,作为一个追求革命的青年人、作为一个代表组织的人,又作为一个广大革命青年人的带路人,更作为毛泽东时代的青年人,别把纯洁的革命伴侣的结合那高雅情谊说成搞对象那么难听!对不起,明天还要上班,我要休息了。”说完,拉开办公室的门快步走去。
   那怒冲冲的身影, 消失在暗夜的黑色中。   
   李组织张着口、结着舌,愣在了那个叫做办公室的房子里!

    打油一首为证
            邂逅无意吃面条,“组织”打翻一坛醋,扯起阶级斗争旗,学那泼妇把人污!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