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三十五)  

2014-02-18 10:26:11|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时日的耗去,一九六六年的二月已经远去,三月中旬就要来临。经冬的冰雪开始融化,柳树的稍头已经泛起淡淡的绿色,看似春天就要来临,可北风吹来还是有些凌冽。各级领导已开始谋划今年的工作与生产了。他们也知道节令农时不饶人,虽然嘴里嗷嚎着突出政治,光靠运动,地里是长不出庄稼结不出粮食的。伟大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只能暂时的告一段落停歇下来。干部、工人们都忙起了备耕工作。
    咱们不但是个善于发动群众拼死拼活干革命,同样也是个善于总结成绩的团体。伟大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虽然因为要不误农事,多生产粮食暂时停下,无论如何也要做个阶段性的总结,好让上面知道下面的辉煌,好让下面给上面的脸上抹光。于是,总结会都会适时召开。
    总结会依然在那个四面透风,冷气飕飕的破俱乐部里举行。总结依然由工作组的组长来做,他同样双手拿着讲稿,庄重的走上讲台;同样的站在讲台上木桌的后面,放下讲稿,整了整衣领;在热烈的掌声中,同样举起双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掌声停止了。他同样清了清嗓门说:“全体贫下中农同志们!革命的军垦战士同志们!”组长滔滔不绝讲下去,他把当时的名言、警句、标语、口号下力气地全部述说了一遍又一遍,以表达他及他领导下的广大革命同志们,对运动的精神了解的深刻与全面,对形势认识的高远而透彻,对组织跟随地坚定而紧密!
    总结会后,经过伟大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洗礼的,意气风发的军垦战士们,又意气风发地走进广阔的天地,顶烈日、冒严寒,风餐露宿地喊着‘活着干死了算’的口号,去享受那面朝黄土背朝天一个汗珠摔八瓣、出穷力低效率地与天斗与地斗的‘幸福与快乐!’
    ‘与天斗,与地斗的幸福与快乐’使人觉得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三月十六日,星期三。朝阳躲在云层里不肯出来。
    尉中吃过早饭正准备上班,多日不见的关淑突然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尉中的脸上露出喜色,还没等他发话,关淑满脸忧伤的告诉他说:“尉组长,我马上就要走了。”
   “就要走了,到哪里去?”尉中诧异地问。
   “我调到N连去了。”关淑把目光移向远方凄楚地说,自顾的摆弄着手指。
   “调到N连干吗?N连还不如这里好呢!那里是老碱滩,水是咸的蚊子还特别多!不去不行吗?”尉中更是不解。
   “小关,那里可不去不得。”苏也笑着说:“就是咱们冬天挖排碱渠的地方,你没有听人家讲,那个鬼地方水又苦又咸,几乎都能腌咸菜;夏天的蚊子又大又多,蚊子叫起来声音就像大合唱,三个大蚊子就可以抬走一条轮胎,那蚊子咬一口起个馒头大的包!看你夏天怎么办?”苏也加油添醋的调侃引来的哄笑并没有换来关淑的好心情。
   “不行,马车就要来接了,刚才连长派人通知我了。”关淑抬起头来看了尉中一眼,又低下头去,并没有搭理苏也的玩笑。
   “马车来接不要紧,不去就是了,给连长一说就行,真的。”尉中着急地说。
   “不,马上就走了。”尉中好像还要讲什么,关淑打断了他的话说:“莫讲了。是我下决心要走的。我走之前来给你道个别,讲个事,你以后有事的话------。”她顿了一下,又加重了语气说:“你以后有事一定去找我!莫要忘了!是一定!”看到关淑离去的决心,尉中没敢再多说话,顺从的答应说:“会的。一定去找你!”可惜的是,尉中并没有领会这句话的真实含意。稍微停了一下,关淑长出了一口气说:“我走了。多保重。再见!”尉中要去送她,被她制止了。她转过身子,快步离去,留下一个木愣愣的尉中。
   关淑走后,尉中非常自责,他自责自己伤了一位姑娘的好心。他在心里千万遍的说着对不起!可是,那心中的千万个对不起谁又能知晓呢?
   在农忙季节里,军垦战士们的工作是紧张而繁重的;有人说:人疲而忘烦。真的不假;您看,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操劳,人们似乎忘记了社教运动中的剑拔弩张,大家又平和谦恭了许多。由于尉中和阿娣各自都在忙着田间管理,早出晚归忙而又忙,已经多日不见了,现在可好?
    小麦扬花,玉米半人高的时候,广播里响起了批判‘海瑞罢官’的呼喊,说是海瑞要给谁翻案;尉中当时弄不明白,只是在心里犯着嘀咕,都是革命过的大人物了,还有什么案可翻的?又说是伟大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对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尉中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又出了吴晗、邓拓、廖沫沙‘三家村’;尉中心里想:“三家人一个村不寂寞吗?,何不融入大众?”紧接着又是什么周扬、田汉、夏衍、杨翰生‘四家店’;尉中心里又想:“四家人开一个店是不是人又多了一点,赢了利怎么分?”还据说他们都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尉中似乎明白了:难怪他们都和常人不一样,只靠写写文章出出书,就爬那么高的位置,原来都是代理人!尉中又在心里想,资产阶级也太厉害了,都跑到共产党里来了,那共产党又早干啥去了呢,不是火眼金睛吗?咋就不能洞察一切?同时他也弄不明白是谁叫他们入的党呢?组织也太大意了!这是大事那还得了!是要把它们都揪出来。不过,那写了至今还在唱者的国歌的田汉怎么也是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了呢?这么坏资产阶级的代理人怎么就写了这么好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国歌?天呐!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时间不长,广播大喇叭里又有了新说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在党内斗争的继续!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实践,是两个司令部你死我活的斗争。是要打倒隐藏在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尉中心里想,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伟大 光荣 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怎么忽然有了两个司令部?想想真他妈的吓人!
   尤其是伟人的那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在报纸上一发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如烈火燎原之势不可收拾了!
   社教时上面派来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工作组,轰轰烈烈地派下来;到了现在又成了资产阶级司令部,被灰溜溜地悄没声息地撤走。走时连个人送行都没有,看看人们革命性的现实主义有多强。
   接下来又‘破四旧,立四新’。四旧,就是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全部破掉。落到实处就是批判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剪辫子、剪廋裤子、烧书、砸家具,扒老房子,拆古迹、掘坟扒墓毁文物。再后来‘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无产阶级革命血统论甚嚣尘上。‘红五类’光宗耀祖;‘黑五类’罪该万死。革命把‘黑五类’及他们的亲属统统打入了另册,人人共讨之,人人共诛之,把他们打翻在地,革命还要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们变成永世不得翻身的贱民!
    尉中心里想,这次自己可能是真的在劫难逃!想成为革命的一员看来人家都不要你了!

    打油一首为证
            伟人炮打司令部,文革孽火燃华夏;破除四旧打砸抢,牛鬼蛇神多如麻!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