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三十四)  

2014-02-17 14:03:02|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有一天,关淑下了决心,于其这样备受折磨,不如豁出去算了。在二月底的一天午饭后,关淑的同乡,一个叫李玲的支边姑娘,把尉中邀约到自然沟东岸一个,据说是清朝时索伦   达斡尔族人修筑的叫做《索伦古城》的废城墙下。尉中在古城墙下的背风向阳处,见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关淑。

    正午的太阳嵌在湛蓝的天际,散射着刺眼的光芒,把热量悄悄地洒在人们的身上。古老的城墙挡住了北来的冷风,使人感到暖融融的。
    李玲拍了怕尉中的肩头笑着说:“秀气鬼,你们两个好好的谈谈吧。你要了解姑娘的心意。”并示意似的点点头说:“我走啦。等你们的好消息!”说完,她留下一个期待的眼神,转身迈着轻快地步伐离去。    尉中看到此情此景,他才醒悟过来,他才知道可爱的关淑早已喜欢上了自己。以前的闲谈、金笔,都是少女爱恋的铺垫。上次说起的谣言,其实是少女心机的表露,只可惜自己的愚钝,让少女费了那么多的周折,吃了那么多的苦头,她用心的良苦,实在感人。尉中心里十分抱歉。可他马上又想到了阿娣,对自己的情意实在感人不浅,一年多来她没有吃几个馒头,都省下给了自己。在这艰苦的环境中,是多大的心诚意笃?没有那真情实意的爱谁又能坚持下来?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没有嫌弃自己的家庭成分,那是怀有深入骨髓地爱的抉择 。为了情意,为了自己的正人君子的风骨,更为了自己做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今天不能乱了方寸。
    在极短的时间内尉中想完了这些。慢慢地走到了关淑的面前,小心地说:“冷吧?”“还好,有太阳。”关淑低着头。“有什么事还要到这里来说,十分重要吗?”尉中笑嘻嘻地假装不知底里的问道。
    关淑抬起头来,一脸的庄重,抿着嘴唇,多情的眼睛放着光芒,慢速的话语中带着坚定的说:“你知道不知道,人家都说咱们已经谈好了!”没有了上次的羞怯,述说的坦率而大方。“还说我们两个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说怎么办?”说完两眼射出的期待,像两把利剑直逼着尉中,使尉中感到了事情的复杂与严重。
    少女内心的羞涩,还是使关淑言不由衷,她本想讲:‘我非常喜欢你。从那次你到我们宿舍去的时候,你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你谦和诚恳、待人礼貌,使人尊重;你标致秀气、文质彬彬,使人难以忘怀。你有诱人的外表,更有服人的魅力,不然的话大家不会叫你秀气鬼的!那时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希望我们两人能结成伴侣,白头偕老!现在已经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了。’是羞涩?是胆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使她终究没有直接讲出来,而且又说成是听别人说的。就连我这个叙事的人也不知道关淑这样地表露到底是对还是错?
    姑娘的热烈、勇敢,情真意切,重重地叩击着尉中的心扉,几乎乱了他的方寸。他知道她是一位值得相守的姑娘;她俊秀甜美、心纯如水、热情大方,是位难以寻觅的好姑娘。尉中同时也知道,这关于听人之说全是关淑借别人之口诉己之情。但是,最终他守住了道德的底线。他不能对不起阿娣同样的情真意切,不能对不起她为爱而对自己所作的奉献。尉中深晓:君子之道在于守诚;弃旧迎新、脚踏两只船玩弄他人的情感都不是君子之举,正人君子一定要守一而终!
    可是,也不能使关淑的情感受伤太重;好在有关淑‘人家说的’几个字在前,他佯装不知就里的微笑着充憨地说:“你小不点的年纪,哪有那么多的敏感神经。人生来就是会说话的,至于别人说什么话,让人家说就是了。刘少奇不是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说过‘谁在人前不说谁,谁人背后无人说吗’?只要自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就随便他们说去。’你不也常说:身正不怕影子歪吗?常言道:‘一手难捂众人嘴’,只要咱们行得正站得直,没有那回事,就随他们说去。时间长了人们看不到事实,就不把它当回事了;不是说‘时间验真言,烈火炼真金吗。”
    听到这里,关淑焦急地抬起微低着的头,睁大着期许的眼睛,慢慢地,但不停地摇着头,两条长辫在身后跟着扭动,期许的眼睛里浸着泪花,放射着哀怨的光芒。
    尉中看到这些鼻尖不由自主的酸了起来,他强忍着酸楚,不让眼圈里有泪珠涌出,迅速调整一下情绪,强按下咚咚急跳着的心脏说:“小姑娘,算了。坚强些,不要经不起风雨!不就是几句闲言碎语吗 ?随他去吧。人家说的再多,咱们不听,不就行了。不是常说‘心中无冷病,不怕半夜鬼敲门吗?’没有那回事,何必怕人说?传言没有什么好怕的,看把你吓成这样。”云云。尉中用一大篇官腔套话,强压着关淑的真情实意,现在看来实在是有点十分的残酷!
    尉中把右手轻轻地放在关淑的左肩上,轻握了一下,又轻轻地摇了摇,说:“好啦!让人家说话,天不会塌下来。走吧!咱们在这时间长了,人家又要说闲话啦。”关淑举起头来坚定的问:“你就是这样想的?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懂?”神情带着娇嗔。尉中不好正面回答,他也不敢直接回答,只是憨憨地看着那张满是凄楚也掩盖不住俊秀的脸庞,未置可否。在关淑那逼人的目光下,他怯怯地低下头去,右脚不停地搓着地面。关淑又追问了一句:“说。说话!”至此,尉中无可奈何地点了一下头。
    时间好像凝住了一样,尉中的耳朵里没有一点声响,就连树上喜鹊那‘喳喳 喳’地喧闹声他也没有听到。尉中在难堪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关淑平静地说:“尉组长,看我一眼。”尉中顺从的抬起头来,注视着对方的眼神,明晃晃的眼睛里噙着泪水,泪水后面掩映着爱和恨。她慢慢地拿起尉中的右手,放在两手中轻轻地握了一下又慢慢地放开说:“以后多保重。”扭转身去,低着头,洒下一片凄楚,洒下一地哀怨,抛下几多晶莹的泪珠,伤心地走向村落。两条长辫在身后无奈的扭来扭去!
    尉中望着远去的姑娘,举起拳头,朝自己的胸脯重重的一击。自己在心里问道:“自己是不是个混蛋?”他自己始终不能作答。
    两天的后下午,尉中在自己的床头边,发现了一张折叠整齐的纸片。他轻轻地打开,看到一行娟秀的小字:“尉中,你太糊涂了!你真的太糊涂了!”看了字条感慨万千,弄的他又是好几天的心绪不宁。
    逝去的时间不会再来,逝去的事物不会在现。如果旧地重游,那凄楚、那哀怨,是否还在?那晶莹的泪珠,是否还在闪亮?

     打油一首为证
             姑娘示爱古城下,尉中为情楞充傻;恨那男人糊涂蛋,爱无回馈撒泪花。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