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十一)  

2014-01-18 14:09:50|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隆冬腊月,寒风刺骨,三九天的夜晚气温已是零下十多度了。刚从温暖的房内出来,冷不丁的寒风扑面,使尉中不禁打了个寒战;他缩了缩脖子,裹紧衣襟,把双手紧紧地插进袖筒内,抖了抖精神,走进了夜色中。
    尉中走到路口向左拐上了大路,向前望去,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路边。那个身影看见尉中现身,就快步向前走去。尉中紧随其后,加快了步伐。他(她)俩一前一后,很快走出村落,溶入在迷蒙的暗夜中。暗夜中的两人越过了村落旁的小河,眼前就是一片开阔的旷野。圆圆的月亮已经爬上了天山的山尖,把它的光芒斜洒在雪地上。虽说已是夜晚,风清月高,白雪映照,远山近水都能模糊可见,就连夜间远飞的野鸭从你头上飞过,只要循声望去,都能看清它们挥舞着双翅飞行的矫健身影。如果不是高耸稠密的林带的遮挡,你一定可以一眼看出四、五百米之遥。
     尉中顶着月色,冒着严寒,快步走在光滑的路面上去赴一个少女之约,没有感到天气太多的寒冷,只有心里暖暖的热火。他碎步急行了一阵,身上有了热气,他舒展了一下身躯,又紧走了几步,赶上了等在前面的阿娣;她一条长围巾把头及脖子裹了个严严实实,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着,口中呼出的热气在前额的刘海上结了白霜;两人相聚,四手相握,对站了片刻,尉中先问道:“冷吧?”“不冷。”阿娣随口答出,也不知是真是假。又问:“下午几点回来的?”
    “吃过下午饭,天快黑时才回来。”
    “怪不得下午食堂开饭的时候没有看到你。”尉中又问道:“咋跑哪么快?让我好赶一阵。”
    “看你能不能追上我。”阿娣好像是一语双关地笑着说。
    “今天就是拼出老命,也要追上你。不然的话就让小丫头跑掉了!”尉中说着,把本就握在一起的手又用了一点力。阿娣歪着头回答:“那差不多!”尉中发现自己紧握着一双柔软的手有点冰凉,就问道:“没戴手套?”
    “没戴。出来时慌慌张张地忘了,本想回去拿,又怕别人瞎问,所以索性不戴了。”阿娣说完,边用双手拉着尉中,边用双眼看着他的眼睛。尉中迟疑了一下,满脸笑容的说:“怕别人瞎问,别人能问啥?我怎么不怕别人瞎问!”阿娣听了猛地甩开尉中的双手,假装生气的说:“你这个人哪,再也不理你,真坏!”向前跑去。
    尉中见状,紧跑几步,拦在阿娣身前又作揖、又打拱的赔了许多不是。阿娣才笑嘻嘻的说:”你承认自己坏,我才理你。”尉中用右手轻轻地捏着阿娣那生着纤纤细指的小手说:“我坏,我是个大坏蛋。好啦吧?”阿娣笑笑,指着尉中的鼻子说:“我以前以为你是个好人,今天才知道你是个坏家伙!”尉中听完又说:“你看,一个女娃娃,说话多粗鲁!”
    “我想!我想咋样说就咋样说,谁生气谁活该。”阿娣使劲地拧着他的手。尉中举起一只手做出投降的样子说:“行行行,好好好。你想咋样就咋样,在我面前您就是公主。”“公主?那我可不敢当,咱小女娃一个。”说完二人停止嬉闹,携手缓步前行。
    那棵他(她)们约定的大柳树,离驻地也就六、七百米远,不大一会就到了。二人来到树下,望着渐渐升高的月亮,两人靠在树干上,谁也没有讲话。刚才还是调皮地阿娣,现在金口不开了。心情激动的尉中,,脑子里一片空白更是不知从何说起。两人就这样在明亮的月光下默对起来。
    大柳树,在尉中们的团场,是个人人都知道的地标物,据说有上百年的树龄。粗壮挺拔的树干,三人不能合围,树高十数米。夏天,它举着巨大的树冠矗立在原野上,远远望去好似一顶巨大的绿绒伞;树冠覆盖着篮球场大小的地面,遮天蔽日,是人们夏天乘凉避暑的好去处。四周绿茵如毯似的草地上,生长着一、二十丛壮实的芨芨草,一簇簇、一丛丛扎实至密,草秆挺拔迎风婆娑,别有一番风味;秋季人们收割回来老黄了的芨芨草,是扎扫帚的绝佳材料;割去修长的草莛留下了一个个好似人工捆扎成的草墩子,冬天人们穿着厚实的棉裤坐上去,好象今人坐在高贵的沙发上一样,既舒服又牢固,非常享受。
    高耸的天山支撑着幽黑的夜空,圆圆的月亮蹬着山尖又爬高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星星眨着眼睛挤在天穹上不知做些什么,纤细的柳树枝悬在空中一动不动,皎洁的月光把老柳树的影子,映在被人、畜践踏地支离破碎的雪地上;一、二只觅食的小田鼠,东嗅、西嗅地匆匆跑过,消失在远处。
    尉中建议道:“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吧?”阿娣点头。两人找了个较大的芨芨草墩子,手脚并用的除去上面的积雪,又站上去把它踩平。尉中首先坐上去试了试,觉得很好,两人紧挨着并肩坐下。尉中歪着头注视着阿娣问道:“今天回家怎么说了?”四目相对,阿娣轻轻地说:“什么也没说。”尉中吃惊的问:“你家里不同意?”阿娣用纤细的手指拨弄着自己的刘海故意的说:“什么同意不同意?”尉中笑着说:“咱俩的事。”“一个大男人,没羞。咱俩的事儿,咱俩的什么事?”阿娣俏皮的反问道。尉中无奈地说:“求求你啦,快告诉我吧。究竟如何,急死人啦!”阿娣得意地看了尉中一眼笑着说:“好,告诉你。不是我妈不同意,我回家根本就没说。”
    “为什么?”尉中焦急的问。
    “我本来想回家给爸妈讲的,可是,到了家里我又不知从何说起,就不敢讲了。后来想大着胆子问他们,又怕他们说‘你年纪小啦,影响不好啦,以后有的是时间啦,不懂事啦,什么什么的。所以我就什么也没有说。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到时候再告诉他们也不晚。”她停下拨弄头发的手,又睁大了眼睛调皮地问:“你问我回家说了没有,你知道我回家说什么?你知道我今天要给你说什么吗?你问这问那的!”尉中说道:“你想不想听老实话?”
    “当然是想听老实话,不许在我面前说假话。不然的话,我就生气不理你。”阿娣一本正经的说。
    “好!那我就实话实说告诉你。”尉中抑制着激动的心情又认真地接着说:“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觉得你是咱们连最漂亮的女娃娃,在我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象,很是喜欢你,可是又不敢有别的想法。从那时起就喜欢和你说话,喜欢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心情就愉悦,和你说话心里就高兴。后来---。”尉中停了停,稳定一下激动的心情。阿娣睁着大眼睛问:“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后来播种的时候,你连休息都不休息,总爱坐在车里。播种时车里又热,尘土又大你都不怕。我不在车里你就不去了,开始时我感到很奇怪,后来你又说你不吃羊牛肉,怕牛羊肉的膻味,把肉都给了我,开始我也没有多想,只是有点高兴,有点感谢你。后来时间长了,我好好地想了几次才领悟了你的意思。但很快又打消了那个想法,总觉得自己是自作多情。”阿娣忙问道:“领悟到什么意思,怎么样的自作多情?”
     “比方说,”尉中继续说道:“你说不吃牛羊肉,嫌膻味太大,你不喜欢吃。但是你把牛羊肉给我以后,剩下的菜和汤不还是有膻味吗?你不还是都吃了。后来我才想到,你说你不能吃牛羊肉,只是个托词,想让我多吃一点肉才是真心。”“你美的。”阿娣顺手向尉中胸脯打了一拳,又追问:“后来呢?”
     “后来我想,你可能是喜欢上了我。但是,我还是不敢当真,老害怕是自作多情。其实,我是非常的喜欢你,我早就暗恋上你了。每天都想见你一面,说上几句话,好想把心里的话告诉你,可,我不敢。我几次在梦里和你相约,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就醒了过来,每次都十分的懊恼。有时半夜睡不着觉,就想来想去的。”尉中又向着阿娣说:“是自作多情吧?”
    “怎么能是自作多情呢!也许是天意吧?”阿娣含情的微笑着说。
    “你想啊。”尉中又接着说:“你是一位才十来岁的女娃娃,正是天真漫烂的年华,正是无猜的花季。如果你只是把我当成大哥哥一样看待的话,我若想入非非,岂不是对你的伤害,所以我不敢多想。如果直接告诉你,你若是无心的,我不是无形中还是伤害你了吗?只能在心里强行克制自己。后来我又发现,在心里暗恋着你也是一种甜蜜,也是一种享受。”尉中顿了一下又说:“可是后来从你给我馒头票那一天起,我心里就确定了。”不等尉中说完,阿娣就赶紧追问:“确定什么了?”
    “确定什么了?确定我以前没有想错,知道你是真的喜欢上我了。起码是喜欢!”
    “你瞎扯!”阿娣在说瞎扯的同时,右手的拳头又冲向了尉中的胸脯,可是尉中没有太大的感觉。尉中又说:“那天你说要告诉我一件事,又说要回家告诉你的爸妈,我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我一直盼望着今天。其实,你爸妈现在说什么都无关紧要,今后我们会给老人家好印象的。只要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我们两个能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好了,我想说的话都说了。你说说你的想法吧。但是,我最想听到的话就是‘我喜欢你’。”
    “你真坏!”同时拳头又一次冲向了尉中的胸脯,这次确实有了点分量。

    打油一首为证:
            钟情相约柳树下,圆月作证寰宇中,情爱似火暖夜寒,衷肠倾诉意奔涌。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