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八)  

2014-01-15 07:35:18|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娣手中的竹针在快速的滑动,她嘴唇紧闭,面露笑容,时不时望尉中一眼。尉中又一次把目光从书页上转向阿娣时,看到她正把双眼盯住自己,目光中充满温情与羞涩,尉中不知所以地忙把目光挪开,心在索索地抖。阿娣也低下了头,微笑满面,红云朵朵,心象小兔一样突突地跳。两人虽没有讲话,但内心的思绪却象蜜汁一样回旋流淌!
    下午饭的钟声响了,打牌的人们结束了牌局,胡乱扔下了手中的牌。有人站起来伸着懒腰,有人抱怨对门发挥不好。扬才收拾着散乱的牌说:“莫吵了,快去打饭吧,别忘了今天有肉吃。”大家作罢,洗了手脸,拿起碗筷高叫着:“吃肉喽!”敲打着碗筷,一窝蜂的向食堂跑去。
    在大家吵嚷着冲出门时,阿娣拉了一下尉中的衣角,用眼神示意他走在最后。尉中顺势蹲下,双手慢慢地整理起自己的皮鞋带子来。屋子里只剩下他(她)们俩个人了,阿娣从容地拿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纸包塞到尉中的手里。尉中睁大了眼睛刚要问话,阿娣小声说道:“这是元月份的馒头票,都给你。上次看你吃发糕的难受样,我就想好了,以后我就省下都给你。”尉中刚要分辩,阿娣又铁定地说:“什么话都不要说,在这个事情上,我说了算。听话,拿好了。”接着又说“以后过年过节我留几个,剩下的全给你。我饭量小吃不多,好办。”尉中还是不肯收,阿娣拿起他的右手,把纸包放在他的掌心,把他的手指卷了起来。又说了一遍:“听话,拿好了。”阿娣紧握了一下他的手不让他讲话,尉中不再推辞。她接着又说:“我还有事要告诉你。”“什么事?你说。”尉中好不容易有了说话的机会。“今天不告诉你,等找一个月圆之夜我再给你讲。”“太好了!”尉中心里想。遂激动地问“哪天?你说。”说话时嘴唇有些颤抖。“明天你去卫生室看看日历,看看哪天是阴历的十几。”“好!我明天保证完成任务!”说完向阿娣恭恭敬敬地敬了个礼,身上也有了微微地颤抖。阿娣见状说:“看你的傻样,别忘了就行。”说完留下嫣然一笑,带着满面春风,迈开修长的双腿离开房间。
    尉中拿起搪瓷碗,快步走进食堂。买饭的人们已经排起了长队。大家在互相打着招呼,探寻着事由,也有人玩笑调侃,食堂内显得一片噪喳。他排在靠门的一队末尾,环顾四周,见阿娣在另一队的前边一点正和几个小姐妹说着什么。
    破旧的饭厅没有安装门窗,寒风顺着门洞窗洞长驱直入,冻得人们伸不出手来。打了饭的人们都已迅速离去,排队的人们渐少,喧闹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今天元旦,庆祝新年,食堂供应两个菜,一个烧羊肉,一个醋溜白菜 。尉中排到买饭的窗口,只买了一个烧羊肉,素菜没要,主食三块玉米面的发糕。他左手接过装有羊肉的搪瓷碗,右手把一双竹筷伸进窗口,炊事员老范熟练地把三块发糕穿在竹筷上,打了个好了的手势。尉中收回右手,向阿娣行了个注目礼,转身走出食堂的大门,一路哼着‘美丽的姑娘 见过千千万,唯有你吔最可爱’回到宿舍。进得门来,见同宿舍的几位先已回来,边说:“羊肉真香。”边坐在了自己的床沿上。兆义看了看尉中碗中的菜说:“你也只买一个肉菜?”
    “是的,今天有肉吃,过个肉瘾,解个嘴馋,明天再吃白菜吧。”尉中答完,夹起一块羊肉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说:“每人能买两个羊肉菜多好!一个羊肉菜,今天吃完了,明天还得吃白菜,多馋人呐。”
    “除非今天吃一半留一半,不然的话,明天都得吃老白菜。”子贤说着头也没抬,专心至志地享受着羊肉的美味。苏也用山东话说:“你说的不对,炊事员明天照样有肉吃,那是人家的命好,咱没那命,认了。”他把
肉’说成了‘又’。
    “是呀!小兵张嘎都说不吃白不吃,你想谁要不吃谁不是傻蛋?还是当个炊事员好哇,近水楼台先得月呀!”尉中说完放下端在手中的碗 ,翻了翻烤在火炉上的发糕。
    兆义看到尉中的三个发糕说:“组长,你买这么多发糕,还有一碗羊肉菜,能吃的了么?”
    “现在吃两个,睡觉前要是饿了,再吃一个。羊肉留一点明天再吃。”尉中边吃着烫嘴的发糕边说。兆义“哦”了一声,大家又转了别的话题。
    好长时间没有尝到肉味了。今天的红烧羊肉真真的好,五毛钱一份,货真价实,大块的羊肉又肥又嫩。除了几段红辣椒,没有别的配菜。吃起来特别的香,那真叫个解馋!
    大家正吃得津津有味时门开了,阿娣端着一只大碗,脚下伴着白色的雾气,(室外冷空气和室内的热气接触形成的雾气)推门进来。几个小伙儿忙不迭的招呼:“请进,请进!”阿娣关好房门,慢步走到火炉前。苏也看到阿娣手中的大碗疑惑的问:“咋这大的碗?”阿娣没有答话,只是把碗伸到大家的面前。这时大家才发现碗中是两个菜,一荤一素各占半边。苏也又说:“知道啦,又是给老尉送羊肉来的呗?”“我一下买了两份,太多了,吃不完。”她答非所问的说着走到尉中的床前,把尉中放在床边的另一只碗拿来,放在炉台上,将自己碗中的羊肉悉数拨进那个碗里。兆义故意说:“吃不完,买那么多干什么?”阿娣只是笑,没有搭话,等到直起腰来对尉中说:“今天吃不完,明天再吃。”尉中不好意思地点了一下头,领会了一切。此情此境,看得几位年轻人眼馋万分。子贤信口说道:“咱啥时候有这样的福分啊!”阿娣笑道:“别急,慢慢来,总会有福分的。只是缘分没到,缘分到福就到。”另几位哄笑着说道:“子贤,等着吧,你的眼福快来啦!”
     阿娣见尉中手中拿着发糕在吃,有点不解的问:“今天是元旦,怎么吃起发糕来了,馒头票呢?”尉中心里明白‘馒头票’的意思,就是‘我’给你的馒头票你为什么不买吃馒头?尉中认真地说:“今天的红烧羊肉多下饭,有了羊肉菜发糕也好吃。”说着,咬了一大口发糕,在嘴里嚼动一时,就了一口汤,脖子一伸咽了下去,又说:“吃白面馒头多浪费。”本来有点责怪的阿娣,看了他的滑稽样没再说什么。尉中看了阿娣手中的发糕说:“你不也是发糕吗?发糕虽然难吃,男子汉还能让发糕难住?”阿娣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发糕,无可奈何地说:“好,发糕好。”
     不一会大家先后吃完饭。在宿舍里天南地北的瞎侃起来,不开会学习,人们的神经放松了许多。新年第一天,没有什么可玩的,实在无聊。天气还早,有人提议斗鸡比赛。听说要斗鸡玩,大家来了兴致。斗鸡,就是一条腿着地,另一条腿膝盖弯曲盘在身前,双手平端着,两人对撞。为了增加冲击力,通常都是后退几步再向前冲,利用惯性把对方冲撞倒,即为赢。双脚着地也为输。可以单挑,可以双斗,或是混战,战到最后一位就是胜利者。尉中是组长,成了天然的擂主。尉中拉好架势,子贤首先挑战;因他身材廋小,三、五个回合,被尉中一个下压式,撞了个屁股蹲,败下阵去。兆义接着上阵,两人势均力敌,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此时,尉中的头上已经开始冒汗,身上热腾腾的。兆义想争个上风,就后退了很远,使出了全力向尉中冲去,尉中则站在原地不动,看准对方蹦跳的节奏,待到兆义冲到面前的最后一蹦离地最高的时候,也是离自己最近时,右脚稳踏地面,身体前倾,盘起的左腿猛地一个上挑,兆义跳起的身体还没落下,失去支撑,被尉中挑了个仰八叉倒在地上,引起一片大笑。尉中赶快上前拉起兆义,打掉身上的泥土。兆义起身表示不服,再战一局。由于求胜心切,没有照顾好身体的平衡,又双脚落地而输。斗鸡的吵闹声,引来了许多围观及参战的人们。由于人数大增,结果形成了混战。一时间脚掌落地的咚咚声,膝盖撞击的砰砰声,加油声、嬉闹声,欢声四起,热闹非凡。由于运动量太大,参与的人们个个面红耳赤,头上热气升腾。
    太阳要下山了,晚霞染红了半边天空。归巢的鸦雀鸣叫着阵阵飞过,不知谁家的花猫咪趴在窗台上,伸长着脖子,怯怯地看着欢蹦乱跳的人们,两个晶亮的眼珠在滴溜溜的转着,好像在猜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气温也下降了许多。斗鸡的人们终止了拼搏,余兴未尽的回到了各自的宿舍。
    尉中打来了热水,大家洗了手脸,坐下休息。还兴致不减的谈论刚才谁用了巧力,谁用了蛮力,谁耍了赖,谁占了巧;谁摔得重,谁摔得轻。等等!等等!战后的总结做的详尽完美。
    天彻底黑了下来。各个窗口都透出暗淡的煤油灯的光亮。隔壁的杨才推门进来,高声说道:“都坐着干嘛?打三、五反。”说着就要开干。(连个收音机都买不起的年代,打牌、侃大山是最好的休闲方式)子贤说:“没有牌,咋打?”杨才问道:“你的牌呢?”同时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下午被马春拿去了。我叫他晚上送来他还没有送来。”子贤回答。“我去找。”杨才说罢转身出门。尉中说:“老杨真好玩,这人是个天生闲不住。”不多时,杨才拿牌回来说:“我的牌,旧一点,将就玩吧。”兆义将两盏油灯凑在一起,大家坐成一圈,摆开了阵势。因为买不到灯罩,只能把灯口撬下,直接点燃灯芯,所以黑烟直冒。每晚大家都是黑鼻孔。打扑克输家贴胡子,这是惯例。几圈下来已是胡子满脸,个个精神亢奋,豪情倍增,越打精神头越足;开始的文质彬
早已荡然无存。出牌时都把手高高举起,重重摔下,纸牌落地,噼叭作响;大王、老K叫声不断。手起手落搅动的气流使灯火飘忽不定,人们映在墙上的身影,也随着灯火的摇弋,忽大忽小,忽长忽短。给人一种变幻莫测地感觉。
      
    夜色更加深沉,牌局还在继续,喧闹声时长时消,墙壁上人的影子还在飘忽不定,忽短忽长。

     打油一首为证:
            少女春欣如小兔,为情偷偷送馒头;但求上天开慧眼,护佑恋人成眷属。

岁月(八) - 长天秋水2 - 长天秋水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