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七)  

2014-01-14 11:19:20|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的冬翻工作结束时,霍尔果斯河畔就进入了滴水成冰的严冬季节。真个是千里冰封、万物凋零。越冬的农作物都在厚厚的积雪下沉睡,田间的劳作已经结束。除了突击性的土方工程外,机务排的小伙子门,就会清闲一点,可以随大流有了休息天。因此,大家已经是很高兴了。上下班按时按点,工作也轻松了许多。主要的工作就是把一年来使用过的农机具,该大修的大修,该保养的保养,全部清理检修一遍,调试好,涂上防锈油脂,以备来年使用。
     晚上不开会,不上政治课,那是那时的人们梦寐以求的。没有会,大家是乎来了精神,把一天的劳累抛到了九霄云外。小伙子们、姑娘们,聚集在各个宿舍里,点起冒着黑烟的油灯,打牌、下棋,谈古论今,补衣服、结毛线,处处都有欢声笑语。有些已经娶妻生子的中年人,也抛下妻儿,到集体宿舍里来凑热闹。特别是棋盘前,牌场处更是挤满了人。跳马、出车、起牌、调主的叫声,此起彼伏,几能冲破屋顶。观战者比主战者更是激动,大呼小叫地参与其中;更有动手者喧宾夺主,一时间群情激奋,热闹非凡。也有爱静者,躲在角落里,在昏暗的灯光下,专注在自己面前的书本中,面部表情随着书中的情节而变换不定,时而高兴,时而严肃,畅游在书本的海洋中。
     动也罢,静也罢。大家都用快乐的心情,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来排遣睡觉前的这一段时光,也算是一种享受吧!没有政治运动多好!尉中看着眼前的情景心里在想。
     尉中是个爱静的人,闲来喜欢看看书,和着大家唱些当时流行的革命歌曲,吹吹口琴。读书多,认识了许多的字,多知道了许多事情,吹口琴吸引了不少人的耳朵。不过,无论如何他都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和他周围那些说不清,但万不可缺的小人物一样,在这纷繁的世界上,随着地球的旋转,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生活就这样一天天、一月月的循环往复着;时间、生命就在这一天天的循环往复中,悄无声息地逝去;逝去的生命和时间推动了地球的旋转,旋转的地球又孕育了新的生命与时间。循环往复,直到永远---!永远----!
     这是谁说的来着?管他呢!只要说得对,就是真的。这不,随着地球的旋转,时间已推移至一千九百六十五年的一月一日。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元旦。元旦到了。昨天食堂门前不是贴上了‘庆祝元旦’的红底黑字的横幅了吗?庆祝元旦,放假一天。大家夥都起得很晚,洗漱完毕,到食堂买来的饭已经不太热了。尉中把半凉的稀饭、咸菜、大发糕端回宿舍,在火炉上重热了,胡乱吃下。有人要问了,这新年第一天的早饭,怎么叫胡乱吃下?看官可能不知,虽然是元旦的早饭,也就是咸菜、发糕、玉米面的稀饭。早饭天天如此,所以叫做胡乱吃下。今天虽是元旦,下午才有肉菜,只有下午才能吃肉菜迎新年了!其实,那时对元旦的期盼,也就是想改善一下生活,吃顿肉菜,休息一天,少开几次讨人嫌的会而已,别的都是假的,并没有新旧之分,更没有迎新年的激动。
     休息日铁定的两顿饭,上午九点半开饭,下午四点半开饭。所以,早饭过后也就过去小半天了。有人探亲访友,有人进城闲逛,有人缝补衣被;也有人聚在一起下棋打牌,也有人无所事事东拉西扯闲聊。尉中清洗了几件衣服,挂在火墙边,给皮鞋擦了油,打磨的净光瓦亮。又给火炉清了炉灰,加了煤炭。感到屋内煤气味太重,他走出了宿舍。信步来到村落旁的池塘边,宽阔的水面早已封冻,塘岸及水面上都堆满了厚厚的积雪,积雪下面的水已经结成了厚厚的冰层,汽车、拖拉机都可以在上靣行驶。积满白雪的冰面上,纵横交错的留下了人和动物们走过和跑过的大小不等、深浅不一的脚印,一行行一串串深深地嵌在雪面上,把一大片整齐的雪地弄得乱七八糟,尉中看了,顿起惋惜之情,不要践踏多好,平平整整一尘不染该有多么赏心悦目。
    塘岸边的杂草被积雪盖的严严实实,只有稀稀疏疏被人们割剩的芦苇,从雪被中探出细而又长的身材,高挑着一簇簇芦缨在明亮的阳光下,在料峭的寒风中给地面上留下一个个飘摇的阴影。
    登上刻满沧桑的索伦古城墙(为清代所建,位于霍城县县城西北32公里(直线),)向远处望去,浩瀚的积雪没有尽头,洁白的旷野里已没有了人们的活动。只有寒风在树梢上时不时地唱着人们不愿意听的歌谣,大树上孱弱的枝条在忽高忽低的曲调中,不情愿地摇来摆去。蹲伏在树杈上的乌鸦,断断续续地发出一、二个哇、哇地叫声。突然,几片不知从何处飘来的野鸭的羽毛,在空中飞舞着坠落在地面上。
     哦!风大了。尉中打了个寒战,折转身来向回走。
    他回到宿舍,见兆义、子贤、隔壁的扬才,还有住在家属区的王显在打三五反,兴趣正浓。尉中和大家打了招呼,站在侧边看牌;四位牌友,一会安静,一会争吵,有两位脸上已经贴了不少表示输牌的纸胡子。贴了胡子的王显、兆义很是不服气,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争个不停,房间里充满了活气。
    正当大家争得热闹非凡的时候,阿娣怀中抱着正在编织的大红色毛线衣,推门进来。俊俏的身影一进房门,大家马上转了话题。尉中礼貌的侧身让座。王显首先问道:“今天休息,咋不回家看你妈去?”“去过了,刚回来。”阿娣说着坐在尉中对面的床铺上,笑着对尉中点了一下头。尉中问:“咋回来这么早?”“在家怪无聊的,两个小弟还直闹,烦人死了,就回来啦。”阿娣织毛线的手没停,并反问道“你咋没有打牌?”“洗了几件衣服,”尉中指了指挂在火墙边的衣服接着又说:“又到水池边转悠了一圈,晒晒太阳看看雪景,刚回来十几最多二十几分钟吧。我回来他们正打得火热着呢!只能旁观做看客了。”阿娣头也没有抬的继续织着毛线衣说:“这么冷的天,出去转悠啥?也不怕冷?真是的!”
   “一直走着,也不算太冷。后来好像起风了,就回来了。”
   “你今天洗衣服。早知道来给你帮个忙。”阿娣说完,两只撩人的大眼睛,盯着尉中的双眼不动。看得尉中不由自主地收回了眼神,忙说:“我自己会洗,哪能劳动你!谢谢啦!”嘴里说着谢谢,心里那个高兴劲可是无法比拟的。阿娣听了,做了个不屑的鬼脸。这时出了一把牌的子贤说:“阿娣,想洗衣服是吧?那好,组长不让你洗,可以帮我洗吗!我可是不客气的。”
   “你个小孩之家家的,”阿娣笑眯眯地又加重语气说“大人说话莫插嘴,哪有你的事,还不好好地打牌!”说完吃吃地笑起来,引了个哄堂大笑。其实,阿娣比子贤还小两岁。子贤边出牌边笑着说:“好你个小丫头子,看我打完牌不收拾你!”阿娣停下织毛线的双手,一本正经的说:“你敢!不然的话,我一辈子都不理你。”紧抿着的小嘴,噘得老高。子贤忙笑着说:“不洗就不洗,千万别生气。我们阿弟要生气了可不得了,咱们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惹米娃娃(他老家的方言,把女字读成米字)生气,我还是恁哥来,对吧。”
   “去你的吧!”阿娣红着脸笑说道:“再饶舌,就不理你了。”
    王显慢条丝缕的使劲起了一张牌,看是一张大鬼,非常高兴地把牌插入手中,接上话茬:“子贤,这里面有问题,她要给组长洗衣服,不给你这个当哥的洗衣服。你想想,这里面的问题是不是大大的名堂有?”他又转向尉中“我说,组长,你得好好交代,到底咋回事?”尉中忙摊开双手说:“我叫讲啥?”话还没有说完,阿娣佯装生气的说:“都不许瞎说!再瞎说,我真的生气了!”大家连说:“好、好、好!”赶忙打住话头。一阵笑声过后又安静下来。阿娣显得不好意思。尴尬的尉中没有再看打牌,回到自己的床铺坐下,拿起一本书,漫无目的地翻看起来。其实,心思并不在书上,他时不时地瞄一眼阿娣。阿娣用牙齿轻咬着下唇,脸上漾着微笑;尉中心里泛着波浪,荡着甜蜜。他那偷窥的眼神,时不时地向阿娣瞄去,却又怕遇上那双虏人的目光。
 
    打油一首为证:
             放假一天度新年,姑娘串门结毛线,小伙心海浪滔天,又怕遇上那双眼!

岁月(七) - 长天秋水2 - 长天秋水 的博客

雪野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