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秋水 的博客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宋·黄庭坚

 
 
 

日志

 
 

岁月(六)  

2014-01-13 11:27:56|  分类: 小说--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日的大雪终于停了,算来有三夜三天多。半米深的积雪彻底的改变了大地的面貌,改变了山川河流的容颜,改变了天底下万物本来的面目。
   披着厚厚积雪高低起伏、错落连绵的山峦像洁白的巨大浪涛,看样子恰似随时都能扑面而来;白皑皑的旷野,清晰明亮;雪后的晴空,万里无云;蓝宝石般的天空中,明亮的太阳尽情的挥洒着炽白的光芒;雪面上闪闪的反光,象无数闪亮的钻石洒遍田园山野。在明亮的阳光下,在炫目的雪野中,人们只能眯缝着眼睛观察周围的一切了。
   可能是瑞雪兆丰年的欣喜吧,数百上千的麻雀出奇地兴奋,它们聚拢在一起变幻着阵势,一会儿腾空而起,一会儿俯冲直下,动作协调、整齐划一,在屋宇和树林间飞来飞去,千百双翅膀搅动空气地呼呼声不绝于耳,那气势十分壮观;这美轮美奂的组群表演,听似飓风临头,看似浪卷云舒;人们不禁要问,在这规整划一的阵势中。在那千鸟万雀的族群里,哪一个是它们的首领,是谁在发号施令指挥着它们精确美妙的飞行?这恐怕将是个永远无解之迷吧?偶尔,成队从苏联境内飞来觅食的野鸭,翙翙(hui)地煽动着翅膀阵阵飞过,留下一路鸣叫,消失在天际。
    积着厚实积雪的旷野中,那颗被公认为是地标物的高大的柳树,突兀的伫立在雪原上,在寒风中摇弋着枝条,时不时发出几声哨响。近处的房屋等人工设施,虽被大雪厚厚的覆盖,还能清晰看出轮廓。向远处望去,白茫茫的积雪直到天边,一切物体都掩盖在白布幔似的积雪之下,不见了踪影。往日斑驳陆离、高低不平等大地,变得整洁而纯净平滑而舒展,道路与沟壑只能看到些许痕迹;一切污垢与衰败,都被掩埋在积雪之下,漫天漫地,一尘不染,冰清玉洁。红楼梦中那句“好一个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真乃推敲至极。真个是不临其景,不晓其情也!
    突降的大雪,打乱了领导们的计划。大雪当前,清扫积雪为重。机务排的冬翻工作也因大雪而终止。对于参与冬翻工作的尉中们却是个好消息,他们不再遭受冬夜严寒的煎熬;在冬日的夜里,能躺在暖和的被窝里睡觉,该是多大的享受啊!能不高兴吗?高兴归高兴,但要做好眼前的积雪清扫工作还是要付出辛劳。战斗开始,先扫房顶;泥土做的屋顶,不清除积雪,春日融化,房子就会漏水。严重的话,还会造成塌房事故,所以必须及时清除房子上的积雪。接下来是房前屋后、营区道路、停放机具的场地。等把这些工作做完已是中午下班时间。伙伴们收拾工具,回到宿舍洗完手脸。食堂开饭的钟声响了起来。
    大家拿起碗筷,结伴来到食堂打饭。刚进食堂大门,一股羊肉的香味扑鼻而来。尉中很是意外,今天不年不节,怎么会有肉味?后来在大家的七嘴八舌中得知,几天的大雪,饿极了的野狼昨夜袭击了羊圈里的羊群,虽在牧羊人和牧羊犬的奋力保护下,撵走了野狼,但是绵羊还是被野狼咬死一只,今早送到食堂给大家改善生活。因人多肉少,只能凑和着来顿羊肉汤。来顿羊肉汤大家也高兴,因好长时间没有尝到肉腥味了,即使是汤毕竟有点肉味吧,还是能解点馋的。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责怪狼为什么不多咬死几只羊,好让大家能多吃点肉等等、等等。四面透风的饭厅里太冷,大家骂了该死的狼过了嘴瘾,打了饭菜各自回宿舍去了。
    尉中回到宿舍,把粘糊糊的玉米面发糕放在火炉上烤干表皮,开始吃饭。金灿灿的发糕看起来让人可爱,闻起来也香喷喷的很是诱人,但是吃起来实在是难以下咽。咬下一口嚼在嘴里,象锯末一样充斥满嘴,塞在嗓子眼里就是不下食道,只能强吞下去。饭后不久,开始泛酸、烧心,个中滋味怎能一个‘忍’字了得。为了紧张繁重地体力劳动,只能是强吞硬咽。虽说营养学家在报纸上发表大块头的文章标榜玉米极具营养价值,可是作为长年累月食用玉米面的军垦战士们来说,却始终体会不出来,只知道吃下去十分的不舒服。所以那时吃饭也是一件挺不舒畅的事情。
    今天的羊肉汤不错,有五、六片猫耳朵般大小的羊肉片,半碗绿白相间的白菜叶,汤面上飘着通红的辣椒及大朵的油花。“嗨!太好啦!好久没见了,真的想念你。”尉中想着,拿起已经烤焦表皮的发糕送到口边,闻着玉米面烤焦的香味,咬下一大口,在嘴里嚼了半天,却怎么也咽不下肚。他端起碗来喝了一口汤,伸了伸脖子才把满嘴象锯末一样的发糕冲下肚去。他回味着刚才伸脖子的窘相,自己都感到好笑,少咬一点不行吗?在心里自问。当他回过神来,听到同宿舍的伙计们还在说着狼的故事,责怪狼们不近人情、不懂常道,为什么不多咬死几只羊呢?尉中也在想:嗐!就是嘛!这些个不近人情的狼们。
    吱悠地开门声打断了大家的七嘴八舌,随着一阵白色的雾气,进来了两位女郎。尉中眼前一亮,是阿娣和她同室的李琴,尉中忙起身让坐。兆义却调侃道:“我们男宿舍你们女娃娃为什么不敲门就进来了?”李琴接话道:“女娃娃怎么了?想敲门就敲,不想敲门就不敲!大中午的你能干什么?”说完翻了个俏皮的白眼。说话间,阿娣径直走到尉中面前,把手中端着的碗凑到他的碗边,把自己碗中的羊肉一块块的夹到尉中的碗中。尉中只是笑看着,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在激动的跳。子贤看了说:“阿娣,为什么不给我一块肉?”转而又央求道“给我一块吧!我说你是大好人。”阿娣笑着说:“馋猫,把碗拿来。”子贤赶紧把碗送到阿娣的面前。“给”阿娣把碗中最后的一块肉夹给了子贤。子贤忙双手合十,连说:“谢谢!谢谢!”接着又说:“你看,你给组长那么多,他都没有谢谢你,看我多诚心,谢了你两遍,还双手合十,够虔诚的吧?”阿娣笑着说:“哪有那么多的费话,快吃吧!吃饱了好长身体;少说几句也不会把你当哑巴卖了。”说完还翻了个俏皮的白眼转身在床沿坐下,边吃饭边注视着尉中吞咽发糕的样子,问道:“尉组长,今天这么好的汤菜,咋不买馒头?”尉中喝了一口汤,冲下嘴里的发糕,抬起头来说:“今天几号?是十八号是吧。前几天上夜班把馒头票都吃光了,那还有馒头吃?等下个月吧!”阿娣“哦”了一声,继续吃饭。饭后洗刷了碗筷,闲话一时,已近下午上班的时刻。各自散去。
    下午清扫车间、车库、停车场的积雪。由于工作量大,全机务排三十多个小伙子,干了整整一下午。活泼好动的小伙子们,也没有顾得上打雪仗、堆雪人。只是相互调侃几句,哄笑一阵。直到下班才勉强干完。
    天山的雪峰散射着夕阳的余晖,归巢的乌鸦们阵阵从头上飞过,留下声声鸦鸣。

    打油一首为证:

           蓝关雪拥野兽狂,杀戮造就羊肉汤;勾起游子馋虫盛,肉瘾无解责怪狼!


 岁月(六) - 长天秋水2 - 长天秋水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